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1044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朱顏]碎夢


                 朱顏

                碎夢


  手握涅磐步出天邈峰的那一刻,他切切實實地知道自己瘋了。

  曾經,出走為了九禍、回家為了九禍、登基為了九禍、出兵為了九禍。

  眼見九禍待產前的異樣溫情、伏嬰師面具掩飾下的算計──心繫魔界存亡的
愛侶與死忠擁戴的軍師會以何種方式聯手合作強留自己,他不是沒有想過。

  只是面對九禍,他寧願相信,一片真心終能贏得伊人真情。一旦聖魔元胎誕
生,九禍身體復原,他便能將魔界大業連同元胎移交伏嬰之手,與愛妻攜手退隱
,再不問凡塵世事。

  或許,天邈峰下,搭起幾間木屋,偶爾還能出趟遠門欣賞某對結拜兄弟打打
架,痛痛快快喝上荒城幾壺酒。

  賢妻、良友為伴,是他渴望的平淡幸福。

  只是世間不如意,十之八九。

  妻子用性命為代價留住他的腳步;至交以性命為代價,要他好好面對自己。

  兩條命,兩份情。
  一邊要他去做該做而不願意做的事;一邊要他是他的樣子。

  有所求、無所求,最終皆無有。
  愛人摯友相伴的日子,註定是場破碎的夢。

  到頭來,厭倦孤獨的他終究孤獨。
  到頭來,自己讓自己走上了絕路。

  決心背叛的那一刻,醒悟為何好友交命到他手中、只求他做回自己的瞬間,
他瘋了。

  朱聞蒼日是銀鍠朱武的真心,邪族女后要的是鬼族之王魔界戰神銀鍠朱武。
沒有簫中劍,朱聞蒼日沒有存在的意義。

  無論九禍能救不能救,他的真心,再也沒有脫蛹而出的必要。

  仰天一笑。

  從來,他的真心只有那人在乎──那個傻到不知變通、任性豁命的知交。

  憑著記憶,閉眼化出嶄新形貌。

  那人瀑瀉白髮似霜雪,於是纏捲烏絲如湛墨。
  那人髮際樸實無華,於是頭頂鑽綴繁星。
  那人灰毫大氅,於是闇羽披肩。

  山關留痕忘歲月,獨少一劍恨天涯。
  黑羽恨長風,手持涅磐出天邈。

  那人臨終真意他終於明瞭。遲來的回應,在天之靈可曾聽到?


  「手持涅磐劍又如何?由黑羽可見,你不過是張冠李戴之徒!」
  天魔血池外,鬼王冷哼。

  「你想看、雪落魔城的景象嗎?」黑羽劍者伸指一彈,周遭氣溫驟降。


    「一劍橫天‧恨無人!」


  挽劍嗆聲、是雙體分身的虛相;失神傷慟、是刻骨銘心的真實。

  哄得住自己,方哄得住血池上君臨異度洞悉一切的最強之魔。


  如願關入萬年牢內,他恬然倚壁闔眸,回味甫結束的對戰。

  不能一模一樣,所以刻意不一樣,但每一處的不一樣,又會讓他想起記憶
中的曾經。
  要自己不能想,可是又忍不住去想;要自己不能碰,可是忍不住又想去碰。


  簫兄……


  指掌撫上臉龐時,身形尚未逃脫異度的黑羽劍者憑藉細微感應蹙起眉頭。

  「我不是他。」

  對著自己,劍者一字一字地說。


  「我知道。」

  鬼王唇邊一抹微笑,伸臂環肩兀自擁抱:

  「但你是我的,而我,是他的。」


  不瘋不成魔。

  不甘寂寞。

  他是魔,一隻失了心的瘋魔。


                          夜月曙星 2008/9/23

--

    這是個守寡鰥夫的DIY……(掩面遁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