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09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02豁無間

                豁無間

  「何時你開始厭倦這條路呢?吞佛童子。」

  「也許在回首的剎那間,銀鍠朱武。」

  「吾兒黥武之死,你該向吾交代了!吞佛童子,拿出真正的實力,搶奪生機吧!」

  「最後一局,指教了!」

§
  戰神,唯有一人;仇恨,唯有一決。異度兩代戰神最終戰,銀邪染血,朱厭赦心。

  「氣雙流‧不問歲月任風歌!」
  「紅蓮蝕日!」

  絕命氣勁運出瞬間,鬼族魔王抵上吞佛童子胸前要害的手勢在最後關頭偏移數寸,沉聲開口:
  「……吞佛童子,你體會過、有口難言的痛嗎?」

  「呃……!」
  承受龐大掌力的魔物連退數步,沙塵漫漫中單膝點地,手摀嘴角,止不住鮮血迸流。

  「生命,不過一口氣。吞佛童子,既然你想活出自己,我不殺你,讓你完成心願。」

  荒野之上,鬼王留下最後殺手。
  一口氣,是生是死但憑天意。

  不絕後路,是他能給的最大餘地。
  從今而後,魔城戰將再無吞佛之名。

  正當魔君凝氣收式欲離開戰場,一道冷冷殺氣隱隱傳來,循跡抬眼,但見披氅持刀的身影於不遠處孤崖懸立。

  月光下,燦然逼人的冰瑩瞳孔映照記憶中的雪霽天晴──
  無論是雪地裡的留情不殺、或是名山勝水偕行同遊,那樣的目光,屬於魔界戰神沒有立場的朋友。

  吾對你留一手,你也留這最後一手麼?
  好個九禍愛將,好個心機吞佛。

  銀邪負後,鬼族王者瞇眼冷哼,對刀客殺機置之不理,洒然轉身,大步離去。

§

  魔王抬眼望向孤崖的剎那,非人方猛然驚覺自身本能流露了殺氣,正欲收斂掩藏,對方卻恍若未聞掉頭離開。

  凝神遙望一去不返的血袍戰甲,非人想起那人曾經自稱朱聞蒼日、與簫中劍互為好友,為了挽回入魔的簫中劍,毅然選擇埋葬自己回歸魔界。

  清醒的簫中劍為此苦惱許久,終因正邪立場再度生死相搏,一命陪一命。

  吞佛童子曾經說,他們之間,不會像朱簫二人那樣立場不同,即使是朋友也必須決鬥。
  他說,他們之間的立場若有衝突,他自會讓產生衝突的根本消除掉。

  即使衝突的根本是吞佛自己……

  探身俯瞰崖下負傷緩行的紅髮白袍,非人一聲輕噫。

  吞佛避而不答的選擇,行前殷殷叮囑只能旁觀不准出手的用心,他終於明白。

§

  浪濤拍岸處,朱厭杵地,身負絕命重傷的紅髮魔物倚石支頜,闔眸等待。

  月上中天時,一葉扁舟自海口遙渡而來。

  舢舨未完全靠岸,紫氅黑衫的非人刀客已足尖輕點穩踏礁石,箭步向前急急問道:「吞佛童子,你的傷勢……」

  話聲未完,魔物無聲搖頭,大掌抓住非人手心按上自身胸膛。

  「他掌氣封住你四道筋脈,一呼吸,真氣暴衝,即刻死亡?」
  感受到魔物體內凝滯的傷勢,冰藍瞳眸瞬間收縮:
  「他說留你一口氣,原來是這個意思……」

  呼不得、吸不得、開口不得。
  除了以本身強大意志力止住呼吸、拖延真氣暴衝的時刻,再無自救之法。
  不讓魔物命喪當場,是痛失愛子的鬼王所能留下最大餘地。

  對於君王慈悲背後的真正意圖,魔物心知肚明。

  「吞佛,我該怎麼做,才能救你?」
  雪白指掌緊緊反抓魔物衣襟,顫聲開口。

  紅髮魔物示意非人鬆開指掌,指抵刀客手心默寫文字。

  「天之劍式?你要我用天之劍式解開他的招數?」
  非人抬眼,好奇望進金色瞳眸:
  「簫中劍與他對決一去不回,你要我用同樣的招式化解他的武功?」

  天邈之戰,簫中劍雖然落敗,朱武亦負傷而回。只是前者消息傳遍江湖,後者傷勢諱莫如深,兩人造詣高低,非一言足以論定。

  口不能言的魔物執起非人掌心,用力劃出一字一字──
  橫豎是死,何妨一試?

  寫字同時,魔物眉頭微蹙,額邊冷汗漸漸沁出。

  「吞佛,撐著點,我一試便是!」
  見魔物瀕臨忍耐邊緣,黑髮青年站直身軀拉開距離,凝神聚元,屛除雜念,凜然舉刀。

  「無我無私,無念無求,捨己存道,天之見證!」
  刀勢劃落,天之劍式最強一招風捲狂雲指向紅髮魔物胸前要害。

  魔物闔眼,呼吸之間,灼炙真氣沿四道筋脈猛然竄出,迎上冷冽劍式漫天而來。

  真氣劍式抵消同時,紅髮白袍血如泉湧,後仰便倒。
  以刀勢擋下暴衝真氣的非人,及時上前伸手抱攬。

  「吞佛──!」

  穩穩環扣魔物身軀,非人纖白指掌點住止血穴道,拉過黑衫衣袖,小心擦拭魔物溢血不止的唇角,當場淚盈於睫。「吞佛、吞佛、吞佛……」

  「傻宵,早說了是死路,有什麼好哭?」
  咳出喉頭哽血,終於能發話的魔物啞聲低道。

  「你的傷……沒有造化之鑰,我不知道要怎麼救治……」
  埋首赤紅髮絲,非人略帶顫音。

  真氣雖解,魔物身上仍有筋脈盡碎的致命重傷。

  「要陪吾一賭嗎?」勉力抬掌輕觸青年臉龐,吞佛童子淡淡笑開。

  傷重到了這種程度還有玩興?非人蹙起眉頭,側眼望進金色瞳眸。
  「賭什麼?」

  「渡海。」魔物朝東指去:「此後,神州異度,再無吞佛。」

  黑髮青年一震。

  ──吞佛童子,你為自己活過嗎?

  本以為避而不答的問題,魔物賭上性命回覆。
  以行動拋開立場,付出一切代價為自己而活。

  魔的真心,是最難揹負的話語。
  而他聽得清楚分明。

  面對魔物的邀約,青年再不答話,毅然抱起魔物躍上舢舨,掌勁拍向礁石,扁舟箭射離岸。

  舟中,非人盤腿端坐,小心翼翼讓浴血魔物以腿為枕安穩躺臥。

  隨著浪波默默擺盪半晌,魔物挑眉抬望。「宵?」

  滄海月明中,俯視金瞳的冰藍瞳眸映照幾許淚痕,語音顫抖卻又透著無比堅定。
  「吞佛,無論生死,你有我。」

  低頭,唇抵唇,手碰手。
  一葉扁舟,載著非人魔物順著暗潮向東飄流。

  神州異度,不見奈落、不見吞佛。


                     夜月曙星 2008/9/30


---

這回短一些,斷在宵寶答應吞佛求婚的這一幕~~(捧頰)

這集改寫最大動力:

當今世上能公主抱心機吞的,只有宵寶!!>///<←踹

棒棒糖那段某月管不了了,就當做是雪梟變成的人形宵寶好了Q_Q(喂喂!)

我們家的宵寶跟著心機吞移民海外去了!(握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