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1044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解構神話/談戲偶扮相/反省

解構神話

視姐妹部屬如玩具的大宮主,與不把人當人看的柳生,越想越覺得這兩人才是絕配。

比起大宮主只殺自家人,動不動就嫌人家「對不起劍」的柳生,對一般武道人士而言,根本是移動的人形江湖血劫。

大宮主的瘋狂與柳生的執拗恰為鏡照。但有趣的是,大宮主選擇了柳生,柳生卻沒有選擇大宮主,除了「一眼看穿她瘋狂的劍心」這解釋外,是否柳生下意識不樂見自己陰暗缺陷的那一面?

這兩人除了程度上的不同,其實都是變態。

大宮主看上柳生,可以解釋成她並不是「愛上」柳生,而是喜歡柳生身上那部份共鳴的自己;選了柳生是因為知道他與自己本質同為S。而柳生跟大宮主一樣,第一時間便先受到被大宮主調教到等級很高的M──二宮主吸引。

若大宮主是扭曲變態、注定毀滅的「劍」,那柳生的「道」也是一開始就注定會走偏的「道」。

往前一點看,月神動心便無法揚弓,與動了雜念武力便落入下乘的柳生其實是前後互相呼應的類同設定,這邊也再一次看出編劇對於男性角色的厚待──月神靠著品劍自殺,完全絕望被迫「清心」才恢復功力,最後完成任務以殉情告終。柳生僅靠著二宮主的當面提醒便恢復武力值足以與大宮主分庭抗禮,還能將「看上」的二宮主帶走。藏於故事背後那隻無形手,對於兩性之間自制力強弱的觀感如何,也就呼之欲出了。

講到這裡,不禁想到另一個受盡編劇厚愛的角色──東瀛軍神源武藏/神無月。

要想在編劇設定的框架之內討論軍神一角,首先必須要把軍神的戲從頭到尾仔細看完,但是因為軍神這隻木偶的長相實在抱歉到讓我無法週週跟看進度,當初才會決定等整段故事演完再回頭來一口氣把整段戲看完。但是當看到編劇詮釋軍神源武藏/神無月的收尾方式,卻讓我連想要忍受木偶長相不討喜純看故事的意願都付之闕如。

跳脫故事框架來看,編劇對於軍神源武藏/神無月的設定以及一連串的「造神運動」的手法是什麼?

首先,塑造了一群對軍神忠心耿耿的擁護者──神風營眾人,先用破解中原武功來烘托未露面軍神的武學淵博,接著用每天一定準時下班來勾勒他的性格個性。當過主管的都知道,職場上職務越高,上班與私人的時間越不可能劃分清楚,軍神既然能這麼公私分明,每天準時下班不准人吵他,當然神人。

再來,用文有真田武有武藏「東瀛雙壁」的方式來烘托軍神源武藏/神無月之於東瀛政權社稷江山的重要性,再用與一頁書的對決約定襯托他武力強度:兩招神招「返無」「歸一」讓一頁書傷透腦筋。

除了公家身份及武力上的造神之外,私生活方面,有個癡情又刁鑽的淵姬填補他的愛情生活,另一方面,又用離家出走偶爾知交的手法,讓軍神與歸鄉企圖阻止東瀛繼續侵略中原的莫召奴結為好友,兩人的立場衝突一旦明朗化,更可襯托軍神源武藏/神無月其實一點都不想強得這麼天怒人怨到國家社稷民族存亡希望全繫在他一人身上的英雄無奈。

對於編劇的設定,身為看戲的觀眾要不就全盤接受,要不就一概不認(一如許多殤迷至今不肯承認英雄榜時期的海殤是海殤一樣)。身為書書迷與召奴迷,會對軍神源武藏/神無月相關劇情感到反彈失望,除了該角木偶長相美醜這種主觀原因之外,其他能拿得出來講的理由在哪裡?

首先必須說,書書與召奴在軍神源武藏/神無月還沒出場前,編劇讓書書跟召奴對抗禍龍、一路到千年一擊這一整段實在是鋪陳得好,戲劇張力十足又服人心,可是到了軍神源武藏/神無月出場,編劇除了以上述各方面設定企圖造神外,以下三點讓人無法信服:

一、書書從異數出場,一開始便是跟半尺劍拿素老大跟太黃君的「天命」嗆賭,以武力蠻幹對抗過武皇、鬼帝、狂刀時期黃甫橋對抗過千子彈救下不知名/續緣、後來轉為對抗魔界的先天人。把書書套上「中原第一人=中原政權武力代表」拉去東瀛對抗「東瀛第一人=東瀛政權武力代表」,從佛魔對抗變成充滿政治意味的較量,本身層次就不同,超級不搭調。

二、就算硬凹說沒有拖書書出來真的不行,書書與軍神源武藏/神無月最後一場對決:書書重傷慘勝,軍神毫髮無傷,所謂的「輸」,只是口頭認輸說:自己比書書早落地所以輸了,一邊是輕輕鬆鬆在碼頭接受擁護者滿心愛戴的相送偕雙美退隱,一邊是慘勝之後還要嘔紅接受拳皇的海K,因為襯托完軍神源武藏/神無月之後,書書還必須負責襯托日後準備要接軍神源武藏/神無月空缺的拳皇有多強!站在書迷立場,無論編劇號稱自己多愛書書,在安排軍神源武藏/神無月這最後一段戲時,編劇絕對比較偏愛自己造出來的軍神!

三、讓書書被慘K之外,為了完滿軍神源武藏/神無月的退隱生活,編劇選擇扭曲了召奴的個性,讓召奴撇下重傷住院的前輩、一封信簡簡單單寄到素老大手上說「累了」,就為了表現神無月在最後一幕收尾戲:賢妻知交皆在身邊的完滿團圓!

拿現成的角色來襯托新出場的角色、改變原本角色的個性來成就新角色的故事,是說故事的人的權利,反正編劇最大,編劇說了算。所以我們看到了在東瀛出場之後一直超級可愛的伊達,到了劍閣線偷看到赤宵煉洗澡馬上豬哥上身,就為了製造理由讓伊達能跟劍閣線扯上關係,以便跟師傅會合的劇情。(順道說,還好天草沒跟著伊達一起變成小豬哥,萬幸!)

不同的是──今天創造伊達這個角色的,跟創造劍聖角色的編劇是同一人,用自己的角色去拱自己的角色,毀自己的角色去迎合主線劇情,身為戲迷沒話說,頂多只是說怎麼這麼扯。

但書書與召奴皆非現任編劇原創,算是承繼下來的角色,換個說法,今天這兩道菜不是新任廚師新創的菜譜,是之前的廚師們留下來的定目菜譜,菜炒出來該是什麼味道,顧客心中早有定見,現任編劇在還沒端出「軍神源武藏/神無月」這道新主菜之前,原本兩道定目菜炒得都很不錯的,為什麼新主菜一上場,兩道定目菜就被犧牲了?出菜時看起來好像還有個樣子,吃到最後卻走味了(就算東瀛線跳著看的我只是前前後後斷斷續續揀著吃),這教喜歡定目菜的老顧客情何以堪?(當然,也有老顧客喜歡定目菜的改良味道的,可惜我是個挑嘴的老顧客T_T)

天罪0102集,新角佛公子出場,我看到了編劇故技重施,這次拿來襯托新角/扭曲個性犧牲自我的,是編劇自己的角色。

如果新角的出場手法,必須踩在舊角頭上往上爬,必須用扭曲舊角的個性這樣粗劣手法來配合劇情對話/情境,身為觀眾也只有選擇看與不看的自由。

相較於愛情友情圓滿無缺、公事國事天下事也都搞到平平安安才從容歸隱去、備極哀榮的「軍神源武藏」,我很好奇,一樣備受編劇厚愛,不惜拉了眾人下水凹出「紅樓劍閣」這等超扯組織只為讓他一動雜心的「東瀛劍聖」,會怎麼領便當?


                                                       夜月曙星


【靠自己努力爬起來的柳生】 v.s. 【因品劍自殺而恢復揚弓能力的月神】


一路看戲過來,三弦故事中堪配他筆下男主角的女角們,共通點是純真、楚楚可憐,這種寫法,顯然編劇最為青睞的女角就是這一種,所以把強悍的女性(大宮主)寫成發瘋的精神病。女人就是要男人保護,只要純真跟楚楚可憐就好──就算再強(如月神),都要靠品劍來幫她下最後的決定。

如果有人問為什麼我不喜歡三弦的感情戲,這就是理由。

能搭配男主角的女人不是只有這一種。

【台詞先行、故事先行、角色先行】

   一位交往多年的朋友曾說,說故事有三種方式,分別是台詞先行、故事先行以及角色先行。

三弦的戲,很明顯是台詞先行、故事先行,佛公子出場那段十分明顯,可能是受哪邊佛家公案啟發改寫的,高僧的角色當然由佛公子擔任,就看誰該當那個公案裡頭的笨蛋──編劇力捧的柳生當然不能拿來演這種角色,於是二宮主負責演的,就是這個被拿來襯托高僧道行的愚者。

這樣的寫法,對我來說,就是跟著進度看一看,看完頂多留下幾句深刻台詞的印象,然後就什麼都沒了。

講到人物,沒有。只剩下對角色(二宮主)的不平之鳴。

三弦大概也知道這種狀況,所以收角色收得很快,每段推的故事都不一樣。

只是從角色先行的角度來看,他對筆下角色等差對待的尊重度,實在令人嘆息。

主角就捧在手上疼,配角主要戲份演完了就隨便拿來陪襯別人用?唉。

---

   伊達啊伊達,就因為你師傅按表定必須動心,所以為了陪襯師傅的不俗,你必須等而下之的迅速變成豬哥追著初見面的女孩子回到劍閣。

   堂堂藩鎮少主,又是愛到處亂跑的性子,什麼女人沒見過?看到女人裸體就失了心,真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_-

---

   嫌貨才是買貨人,會跳出來嫌表示還有在看,編劇,加油吧。


【回應推文說批評木偶長相】



為什麼不能批評神無月的長相?

看戲看什麼?以傳統戲曲來說,除了故事情節,最重要吸引戲迷想看戲的動力,就是「角兒」,用唱腔、身段、扮相來吸引觀眾入場看戲。

布袋戲戲偶的造型、戲目最早發源便是從真人扮演的傳統戲曲衍生而來,觀眾看戲就是為了看英雄豪傑、看才子佳人,這是想要迎合大眾口味的劇種長期下來的鐵律。生旦淨末丑,少有淨末丑擔綱的主要戲目,主要擔綱戲劇票房責任的,還是生旦。

或許有人說只要故事好,不在意演員的長相如何,有的演員可能乍看之下不起眼,越看越順眼。以東瀛線來說,編劇賦予「軍神源武藏/神無月」的,就是東瀛線的「生」這個主角地位,既然「軍神源武藏/神無月」是生,唱腔是黃大配音,身段是操偶師負責,都是同班人馬,那對觀眾而言,剩下最重要的、吸引人的因素就是扮相,扮相吸不吸引人,決定了觀眾想不想看戲的第一要素。(再次強調,不看故事只看角色個體的情況下)

皇龍紀、鍘龑史、開疆紀這幾檔戲裡,幾條主要劇情拆到可以分成中原、魔界、東瀛三條線交錯演出,一次看三條線真的會悶到。而讓我捨棄東瀛線的最大因素,就是「生」的扮相毫不吸引人。

美形重不重要?當然重要!當一尊秦假仙跟一尊一頁書擺在你面前讓你挑說你可以帶其中一隻回家時,你會挑誰?

挑秦假仙的人,請接受我最大的敬意,我是那種一定會二話不說抱著書書就往外衝的。

「軍神源武藏/神無月」既然被賦予了東瀛線「生」的地位,就不能不讓人對這尊木偶的外形評判標準,用看「生」的眼光來看他。而當用「生」的眼光來看他的時候,標準是什麼?

楊麗花歌仔戲的楊麗花、葉青歌仔戲的葉青、唐美雲歌仔戲劇團的唐美雲。

「軍神源武藏/神無月」的扮相,不是他的錯。依照編劇給他的設定,他應該就是英雄豪傑故事裡的英雄、才子佳人故事裡的才子。

戲台上的「生」,先決條件就是要出台漂亮。依據三弦的說法,當初他挑偶時也是千挑萬選的(最原始的目標好像是想要像劉德華?),一裝好上鏡看起來像許效舜,他也傻眼過。

連創角色的人都這麼說了,身為戲迷,為什麼不能嫌「軍神源武藏/神無月」的長相不討喜?

就戲劇演出效果來說,「軍神源武藏/神無月」這尊偶的扮相,相較這個角色該演出的戲份,本來就不是個令人信服的組合。

 

   按: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更顯得後頭接著「軍神源武藏/神無月」擔任東瀛線「生」角的柳生,看起來順眼多了。


反省


那天跟老公反省了一下,檢討自己為什麼布袋戲角色這麼多,單單對神無月的長相意見這麼大?

因為召奴。我是個不理智的召奴FAN。

今天編劇踩書書我可能只是哀一哀,不會反彈到這麼劇烈,但他塑造了神無月這個角色當召奴的「好友」。

老公說我的生旦理論不能說服她,不過我想那是因為老公向來都對生旦戲沒有感覺。

看戲重點當然可以不拿角色的長相來作文章,但一扯到召奴,我對角色的期待便多了「萌點」的要求──就跟看孫翠鳳演小生,總是會期待搭配她的小旦能夠美得冒泡的心理一樣。

這樣的私心當然不用特地拿到公開版去嫌給眾多喜愛該角的神迷聽,但在簫少退場這麼久之後,偶爾看到「特定神迷」還是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在罵簫少嘴砲時,有閒寫字的我忍不住想起當初的一肚子火──都多久了還在那裡嫌我們家朱聞/武喜歡的角色?閣下喜歡的東瀛幫又有多高了?

東瀛線沒完整K完只專心看了收場戲不想再回頭補完劇情的我來說,對東瀛線最大的批評動力來自於神迷;尤其是某位自命為神無月配偶的親衛隊。

因為該ID的言論沒有尊重到我這個愛朱及簫迷,再加上該ID在布版交遊廣闊(?)往往沒營養的推文會起帶頭作用,所以故意去挑明了說。

雖然這種莫名敵視的結果,我也沒比她程度好得了多少。至少比起一兩行讓人火大的推文、我長篇大論嫌得很用心。(挺胸)

---

妳去萌誰我都沒意見也不關我事,但是邊萌邊嫌我們家(?)的簫少就礙我的眼,妳們家(?)的神無月跟柳生又多好多帥了?嫌回去給妳看,哼哼哼。←踹

反正我是幼稚園程度的FAN~~Q_Q

(話說朱FAN跟簫FAN都能對立了,東瀛FAN跟魔界FAN對立應該不算什麼……)

---

嫌到最後,就是連該名親衛隊最愛的編劇大人三弦都一起被我嫌下去。
──好不容易有編劇寫個召奴的新歡出來,偏偏挑隻這麼不緣投的偶!(怒)


反省的回應(BY 千蟻)


※ 引述《everafter (琥珀色月牙)》之銘言:
> 老公說我的生旦理論不能說服她,
> 不過我想那是因為老公向來都對生旦戲沒有感覺。
> 看戲重點當然可以不拿角色的長相來作文章,

以下就刪掉。

我想說的是,那個生旦論之所以不能說服我,是因為老婆太過於著重在「外貌」上。

可還記得我曾經說過,人人都是哈姆雷特這件事是不會發生的。
文本上同樣一個角色會不會因為不同人演出而產生不同的效果?

當然會啊。

舉一個實際發生過的例子,劉仁偉和郭子乾演同一個角色會有什麼差別?
就在於劉仁偉說出「請相信我所做出的一切,都只是我在瘋狂中所犯下
的過失」時,大部份觀眾會傾向相信他;但當郭子乾說「這是個混亂的
年代,唉,倒楣的我,卻得付起重整乾坤的責任」時,大部份觀眾會覺
得他想太多。

因為演員在詮釋角色時的差異就直接影響了觀眾的觀感,也直接影響角
色被深化的程度。

這些在木偶上是否存在?
這就是個微妙的問題了。
操偶師如何給予動作?手眼足口的細微舉止能不能當做是木偶的演技?
我認為是。
因為那同樣是能夠傳達情緒的表現。

所以回到老婆的論點,「只」因為偶長得不好他就失去被萌的資格嗎?

我相信人在多數時候是會受視覺影響的。
好看、不好看,在第一眼印象裡的確佔有相當程度的重要性。

不過當這個角色再往下發展,甚至能被說出「只要不是這個臉我就可
以接受」這種話,那麼就已經完全流於主觀意識,和角色塑造和其他
都沒有關係了:p

這也就是老婆的生旦論總是無法說服我的原因之一。
並不止是因為我對生旦戲本來就沒興趣,而是長相這種問題太過主觀
,當兩造雙方只用個人主觀喜好做為討論的基點時,要有所共識是困
難而且難以理智的。:p

 

補充一點。

這也就是,今天老婆如果說「神無月選角錯誤」,我就會覺得可以接受。
但是說「他長得不好所以做什麼都不對」,我會覺得有理智的人都不太能
接受……



再反省(BY 某月)



※ 引述《brujo (偽.六星傳勇藥師)》之銘言:
> 這也就是,今天老婆如果說「神無月選角錯誤」,我就會覺得可以接受。
       我覺得他真的是選角錯誤。

> 但是說「他長得不好所以做什麼都不對」,我會覺得有理智的人都不太能
> 接受……

       不是因為他長得不好所以做什麼都不對,

       而是這尊偶當主角沒辦法說服我,

       所以他當主角演的戲我沒辦法認同。

       可是今天他已經演完主角了……(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