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1044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03覓無間

                覓無間

 

  「朱聞,我們分手罷。」

 

  這一日,甫旁觀東瀛與地獄島戰事暫告段落的青年劍客,倏然向書生開口。

 

  「分手?哎呀,簫兄,這邊連到手都沒有,你便直接提分手?」書生聞言倒退三步,甩扇捧心。

 

  「有時候,我真懷疑你這樣的腦袋,何以能練成與武癡相抗衡的朱皇絕式?」劍客皺眉。

 

  「說不定朱皇跟我一般臭味相投。」書生摸摸下巴,認真推論。

 

  「………。」嘆。

 

  「話說回來,簫兄,約定的一個月期限未到,為何要提早分手?我做了什麼事讓你不高興麼?」書生厚著臉皮,探出指掌拉扯青年衣袖。「說出來溝通溝通,一定有解決的辦法。」

 

  揚眉。「你真的要我溝通?」

 

  拍拍胸脯。「不信你去打聽打聽,我這人很講道理的。」

 

  半路冒出來說自己是八百年前死得已經打鼓的朱皇唯一傳人,除了一冊來路不明的朱皇秘笈勉強證明正身之外,要他從何打聽起?

 

  這人真是一點誠意都欠奉。

 

  瞥向正在用力展現老實誠懇樣的書生,青年劍客淡道:「你說過你不管江湖事,多管事只會多惹是非。」

 

  「是啊。」點頭點頭。

 

  「地獄島聯合東瀛勢力進襲中原,異度魔界在旁蠢蠢欲動,紫耀王朝若一朝頃滅,神州勢將生靈塗炭,身為武痴傳人……」青年劍客娓娓道來。

 

  書生衣袖一揮。「我明白了──你準備要插手?」

 

  「嗯。你我繼續同行,難保不會把你捲進江湖風波。」劍客乾脆俐落地接口:「所以,我們分手吧。」

 

  「簫兄,你這人啊,真的完全不為自己想。」書生煞有其事地嘆氣。

 

  「怎麼說?」挑眉。

 

  「紫耀王朝乃你殺父仇人六禍蒼龍一手建立,如今你竟然要不計恩仇幫助紫耀王朝退敵?」書生抱臂環胸。

 

  青年劍客垂首。

  荒城遺訓、濟弱扶傾──雖然打從揹負血仇上山求劍那一刻起,自己逐漸偏離了當年父親堅持的道路,但……

 

  「若人人皆為自己想,又有誰為百姓著想?」青年平鋪直述地道。

 

  「所以,寧可讓拜把兄弟氣你有能力卻不盡力報仇,也不願再去挑戰六禍蒼龍,簫兄,你對得起大局,旁人卻要怪你見事不決啊!」闔扇搭頸,書生伸指揉揉鬢邊。「做對的事、把事情做對──確實是兩難的選擇。只是,簫兄,你這愛挑艱難路子走的憨直個性,有時真是讓人無話可說。」

 

  「簫中劍只求俯仰天地,無愧於心。」低眸打量銀皮覆蓋的雙掌,青年堅定應聲。

 

  書生重重一嘆。「既然你這麼說,我也挑明了罷──想打架何必如此見外?擺明不把我當自己人嘛!」

 

  什麼時候他們兩個算是自己人了?

 

  這話若問出口,肯定又要招來厚臉皮的書生胡言胡語,青年劍客頓了頓,話鋒一轉:「我不想連累你。」

 

  「我的確說過,若非必要,不想招惹江湖恩怨,但是如果連你都不得不主動插手,肯定事態嚴重,怎麼可能叫我在旁邊忍著不插手?」書生狀甚哀怨地為自己分辯。

 

  「難不成,你要陪我?」劍客側眼回首。

 

  「當然!」用力應聲。

 

  「那你想避開的江湖是非……?」冰綠雙眸直直盯視吊兒郎當的書生。

 

  「人不染風塵,風塵自染人──出來混,遲早的事。」書生咧嘴一笑:「為你出手,值得。」

 

  自從與書生一道行走江湖,劍客發現自己對於書生這類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誇張言詞越聽越習慣,越習慣越處變不驚。

 

  拉帽掩飾唇邊揚起的角度,劍客若無其事地道。「那麼,東瀛交你,魔界交我。一日後,孤山會合。」

 

  敏銳察覺到青年劍客躍躍欲試的殺氣,書生憶起之前曾聽劍客提過那位失散的拜把兄弟為了報仇自願投靠魔界,回頭想想自己,忍不住暗暗搖頭。

 

  眼前這人跟魔界之間的緣份,是好、是壞?

 

  「簫兄,萬事小心。」大掌搭上青年肩頭。

 

  「該當心的,是魔界之人。」瞇眼。

 

  「咳咳……」書生清清喉嚨,張扇掩去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說的也是。」

 

§

 

  一名高手,有可能改變戰況,一對強者,會徹底扭轉戰局。

 

  劍客與書生共同對抗東瀛魔界的成功戰果,不僅如願延長紫耀王朝的命運,更招引孤山亭上一場不約自來的烹茶以待。

 

  沏茶的手,是縱橫江湖長袖善舞的巧手;等待的人,是黑白通吃八面玲瓏的中原領袖。

 

  遠遠看著拾階而上的青年劍客,修道人猶記,在數不清年月的許久之前,荒城聲勢鵲起的當口,他為了探訪虛實曾特意登門拜訪城主,相談甚歡刻意結衲到最後,以一塊充當公關見面禮的上古玄鐵意外換來名為「凝神俱體」的荒城護命絕招。

 

  荒城城主善鑄劍,卻因先天骨格無法練就家傳「天之劍式」,一心一意想造出不世神兵,兩人最後一次會面,是在城主特意為獨子舉辦的滿月酒宴上,席間,略帶酒意的城主曾興高采烈向他言道,獨子骨格清奇,將是繼承家傳劍法的絕佳人選──至於終身未娶的城主何來親生孩兒,受邀而來的賓客們,默契絕佳地什麼也沒多問多說。

 

  荒城血案發生時,修道人身纏要務遠在他方無法兼顧,待得事了欲回頭追查,荒城早已人去樓空,曾經上門向留守的一線生打探消息的遺孤們也不見影蹤。直到多年後,隨著六禍蒼龍造天計劃曝光、荒城滅門血案兇手身份敗露,當年的遺孤亦已長大成人仗劍江湖,這才重又引來修道人注意的目光。

 

  涉足武林多年,修道人見過太多身負血仇、性命如過眼雲煙的劍士刀客,江湖子弟殺人人殺,罕有能勘破命運擺弄者,然則青年劍客卻在與仇人六禍蒼龍約戰敗亡後奇蹟復活──修道人明白當年荒城城主護命絕招,必定在緊要關頭派上用場,才能使青年劍客血戰之後順利跳脫恩仇迴圈。

 

  此後,以武痴傳人‧空谷殘聲身份再出的青年劍客,不僅不拘私仇,甚至轉而間接幫助紫耀王朝。

 

  無論是先天性格使然,或是修習天之劍式加上武痴絕式加乘影響的效果,似青年劍客這般年紀、這般閱歷,能勘破世局的人,不多。

 

  奇人奇事,引動他親眼一見的興趣,而青年劍客身旁緊跟在後的紅髮書生,論根基來歷、論現身江湖的時機,似乎都與日前自異度魔界接獲的線報不謀而合。

 

  不計恩仇顧全大局的劍客,與疑似蹺家遊盪江湖的魔頭──修道人眼中看來,擺明是一對遲早會出事的組合;而在未出事之前,身為處於紛亂漩渦中心的正道領袖,對於檯面上可資運用的珍貴戰力,說什麼也不會輕易放過。

 

  人盡其材、物盡其用──是修道人一直以來遵循的行事原則,無論是對敵人、對自己、對朋友。

 

  能讓他親手沏茶的對象,不會是一般的身價,要付出的,自然也不是一般的代價。

 

  徐徐涼風中,端坐亭上的修道人對著迎面而來的二人露出從容不迫的微笑。

 

  「兩位,素還真專程在此等候,不知是否有此榮幸,與兩位品上一巡?」

 

§

 

  面對名動天下的修道人遠道以待動機不明的著意邀請,紅髮書生斜眼望向臉上波瀾不驚的同伴。

 

  「空谷兄,他怎麼知道我們會往這邊來?莫非是你約好的?」

 

  劍客尚未答話,修道人搶先應道:「非也,是素某自行到此。」

 

  「原來如此。」書生歪頭:「空谷兄,人是專程在這裡等,要應邀嗎?」

 

  「……素還真茶藝天下聞名,當然應邀。」青年劍客微一頷首,步向亭中。

 

  書生見狀,亦步亦趨跟著入亭。「真的嗎?那我就不客氣了。」

 

  「兩位,請。」修道人袍袖一揮,迎客落坐。

 

§

 

  「……盛情之約,不勝感激,空谷殘聲就此告辭。」

  字字機鋒的短暫交談過後,有意無意對仍在飲茶的同伴視若無睹,劍客起身便走。

 

  「啊,這麼快要走了嗎?我還沒喝過癮耶。」

  書生一愣,依依不捨放下手中茗茶,向修道人告別。

 

  一面跟隨著青年劍客信步下山,書生一面頻頻回望山巔孤亭裡仍在悠閒品茗的蓮冠紗袍,回味齒頰留芳甘甜餘香同時,低聲對著身邊同伴碎碎埋怨:

  「簫兄,人家說品上一巡,你就真的只喝上一口便走人,會不會太暴殄天物?」

 

  「素還真的茶,能避則避,今日是當面遇上……否則、不喝最好。」側首瞥了書生一眼,劍客淡淡回應。

 

  「素還真乃中原武林名人,能夠結交攀談機會難得,為何要說能避則避?」書生大奇追問。

 

  「我自有顧慮。」青年眉間微蹙。

 

  「依你的性格與修為,難得會對特定人物的接近如此提防警戒。」手上扇子搖搖,書生一雙閃爍金眸對向同伴:「簫兄,你的態度,讓我不得不好奇啊。」

 

  青年閉目一嘆。「素還真向來是武林風波的漩渦中心。」

 

  「那又如何?」書生益發好奇。

 

  「今日有你同行。」劍客簡短一句,不再多語。

 

  「有我同行、這有什麼……」書生沉吟片刻,倏然停步,睜大雙眼。「等等……你是說,今天如果只有你自己一人,被中原領袖捲入江湖風波沒關係;因為怕我被一道拖下水,所以才會對素還真避之唯恐不及?」

 

  「你願意出手對付東瀛,已經足夠。其他的麻煩,該由我處理。」劍客拉下帽緣遮掩臉面,轉頭邁開腳步。

 

  「簫兄,你這人,真的是……」書生搖頭闔扇,快步搶前橫臂攔阻青年去路。

 

  「嗯?」

 

  毛帽下冰綠眼眸應聲揚起,只見擋到正前方的赭紅碎花衣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迎面逼近,眼見自己整個人便要被結結實實地書生熊臂抱緊。

 

  「朱聞蒼日,你、你這是在幹嘛?!」

 

  始料未及的青年憑藉武者直覺低頭側身出肘擋挌,雙臂大張毫無防備的書生胸口突遭撞擊,當下連退數步,背靠山壁猛地嗆咳。

 

  「噢嗚、咳咳、簫兄,你、你這武痴絕式,下手好重……」

 

  「誰教你不吭一聲撲上來?」青年沒好氣地道,走近仍彎腰撫胸的書生。「還好吧?」

 

  「不大好…咳、咳咳……」書生抬眼看向同伴,可憐兮兮地按著胸口。「簫兄,方才這一下,真正有痛。」

 

  「傷到哪裡了麼?」

 

  青年半信半疑地探掌按上書生衣襟,運起功力舒筋活血;書生趁機將全身重心軟趴趴靠向青年身側,後者礙於甫出手誤傷同伴,當下對書生的不當舉止只是略略皺眉,不再抗拒。

 

  進一步將頭首湊近青年頸側,書生低語:「簫兄,謝謝你。」

 

  「謝我打你麼?」青年一聲冷哼,只聽得耳邊傳來書生沉沉悶笑。

 

  「我說過,為你出手,值得。而你竟能如此為我著想,真是太令我感動……咳咳、咳……」

 

  書生邊咳邊伸長臂膀攬住青年肩頭。

 

  「做朋友,應該的。」青年肩膀挪動,略略掙扎:「朱聞,可以放手了。」

 

  「簫兄,讓我稍微表示一下這滿腔澎湃的感激之情嘛。」摩摩蹭蹭。

 

  「朱‧聞‧蒼‧日。」青年臉龐微紅,抵住書生的指掌蓄勁未發。「想再來一記虛無飄渺嗎?這次保證絕不虛發。」

 

  「嘿嘿。」面對青年即將翻臉的貼身警告,書生訕笑放手,一邊整理襟口一邊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簫兄,你一擋魔界,有找到想找的人嗎?」

 

  青年搖頭邁步。「魔界援兵由吞佛童子領軍。」

 

  「哦?」書生繼續尾隨其後,頗具興味地挑眉。「一會魔界戰神,有什麼感想?」

 

  「心思深沉,作風難測。」青年惜字如金地簡短作評。

 

  「是嗎?」若有所思地喃喃。「看來那小子能耐不差嘛……」

 

  「嗯?」

 

  「咳咳,沒什麼。」

 

  書生伸手揉揉胸膛,向晚的昏黃天色中,恰巧見到身旁青年沐浴暮光中的白皙臉龐,隱約映照幾許瑩似冰玉的光輝。

 

  比起從頭到尾什麼漂亮話也沒說,只是默不作聲身體力行的青年劍客,口口聲聲說交朋友是交真心、不是交立場云云的自己,實在黯然失色不少。

 

  輸人不輸陣,朋友,要交就是要交心!

 

  面對劍客的一心迴護肝膽相照,紅髮書生忍不住熱血上湧,不顧一切地開口:「簫兄,你真的很想找回你義弟?」

 

  這是什麼問題?

  青年回眼瞅向書生,「嗯。」

 

  「有一件事,若是告知你,我日後說不定會後悔;不過要我按捺不說,實在是對不起你這個朋友……」書生踩著步伐猶豫沉吟。

 

  「朱聞,你究竟想說什麼?」青年蹙眉。

 

  吸口氣。「簫兄,我知道要到哪裡找你義弟的下落,可是你先答應,別追問情報的來由,也不要透露給旁人知曉。」

 

  「你說什麼?」察覺同伴語調有異的青年頓步,回頭看向紅髮書生。

 

  「先說好了,你答應我才講。」書生眨了眨眼,對著劍客狡黠一笑:

  「你義弟去投靠的那個異度魔界,出入口在哪裡──我知道。」

 

  霞彩染紅的如血天色中,冰瑩透澈的翠綠眼眸直直盯上笑意盈盈的火眼金睛。

 

  正邪結交、同伴偕遊的脆弱平衡,因為書生動機單純的一句熱心提議,自此步向土崩瓦解的路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