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1044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04朝露無間

                朝露無間

 

  一樁意外入手的情報,換來一場命懸如絲的戰鬥。

 

  得知魔界出入口開放的時辰與確切進出方位後,青年劍客勇闖魔域尋找義弟,卻在異度女后言辭挑撥巧手操控下,身陷險象環生的刁鑽關卡,千鈞一髮之際,書生現身將劍客救出,飛也似地遁走離界。

 

  一路逃至安全處,書生放開抱攬青年腰身的手,反掌撢撢兩人衣襬灰塵,呼氣道:「簫兄,真是好險吶。」

 

  青年點頭致謝,就地閉目調息片刻,方才睜眼望向同伴,緩緩開口:「朱聞,你似乎對魔界頗為熟門熟路?」

 

  書生挾自己逃走的態勢太從容不迫、也太啟人疑竇,對於週遭環境的熟悉程度,簡直像是入了自家後院一般。

 

  隱隱不安的想法湧上腦海,青年一反平日不聞不問的態度,單刀直入地提出質疑。

 

  書生左顧右盼,張扇遮掩面部表情。「簫兄,不是說好了別問嘛。」

 

  「朱聞,想繼續與我同行,就老實交代:為何你知曉魔界的出入口?」青年執意追問。

 

  「有些事,就跟美人的衣裳一樣,脫了不見得美啊。」書生嘆氣搖頭。「簫兄當真要逼我脫麼?」

 

  「不說亦無妨,我們就此分手。」無視書生插科打諢,青年大袖一揮,以退為進。

 

  「唉唷,不脫就分手,簫兄,你這人平常看不出來,原來這麼愛用強的。」書生不死心地繼續瞎扯。

 

  「………。」轉身。

 

  「脫就脫吧,簫兄,這回你可別始亂終棄。」拉住青年臂膀,書生隔著紗扇拋出一記頗為哀怨眼神。「我會知道魔界出入口在哪裡,理由很簡單:因為我是魔界大王啊。」

 

  魔界大王有這麼輕挑隨便的嗎?

 

  青年沉默片刻,狐疑開口:「……即使你是魔界大王,怎能如此輕易將機密洩露給外人?」

 

  「簫兄,憑咱們的交情,你還把自己當成外人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要到什麼標準才能當內人了……」紗扇抿唇,書生低聲碎唸。

 

  「朱、聞、蒼、日!」青年險惡瞇眼。

 

  「哎哎,開開玩笑嘛。」書生肘搭青年肩頭,嘻嘻笑道:「說真的,簫兄,你不覺得像我們這樣跨越種族、深信彼此的感情很堅定動人嗎?」

 

  皎潔月光映照下,書生閃亮亮的大眼燦若繁星。

 

§

 

  接連數日,書生一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坦誠告白,讓青年劍客陷入長考。

 

  雖說書生平日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十句話裡總有七句當不得真,但武林人對於師承來歷除非絕口不提,否則向來不會拿自己的出身背景胡言亂語──即使書生說的全是瞎話,但何以解釋他熟知魔界出入口、又何以能在異度女后監看與魔界戰神吞佛童子隨侍在側的狀況下將自己救走?

 

  若書生出身魔界一事所言為真,那麼知曉魔界出入口、將自己毫髮未傷地救出皆是輕而易舉之事;但身為魔界之人,尤其是組織高層,又怎能任意將機要密聞說與外人知曉?

 

  問題的答案,有兩種合理的解釋:一是書生完全不在意外敵攻破自家組織;二是如書生所說,深信劍客不會出賣自己。

 

  不論哪一種,都是自信心過剩的表現。

 

  這人真是魔界大王?

 

  劍客眼中看來,書生武功根基雖然深厚,卻半點沒有高高在上的架子、王者風範與魔尊霸氣皆付之闕如;依照之前透露給自己知曉的過往情史,除了有為愛離家出走的不良記錄,甚至胳臂向外彎洩露管道讓自己這個外人長驅直入──向來以行事作風嚴峻肅殺聞名的異度魔界,怎會培養出這種完全不知輕重的繼承人?

 

  怎麼看都不像王啊……莫非異度魔界的精英教育出了問題?

 

  一面觀察書生舉止,一面越想越遠的劍客,持續在信與不信間盤桓打結。

 

  這樣的掙扎,在名喚「朱聞挽月」、號稱是書生妹妹的少女出現在二人面前後,更添加了令青年困惑的理由。

 

  為了感情糾紛離家出走的書生、不顧一切逃家追人的書生妹妹;倘若書生真是魔界大王,那麼朱聞挽月豈非魔界公主?

 

  冷眼看著書生兄妹一路吵吵鬧鬧推推拉拉,劍客暗暗搖頭。

 

  若這兩人是異度魔界的大王與公主,異度魔界不大可能有本錢對人界造成如此威脅與危害……

 

  劍客暗暗鬆了口氣。

 

  或許,書生只是玩笑話,而自己想得太多。

 

  亦或許,這段短暫時日的相處,內心深處傾向選擇不信的自己,與書生之間的情誼深淺,自己對書生看重的程度,已超出能夠自主控制的預期。

 

  心中一懍。

 

  人總要在失去之後,才知道自己當初的幸福──荒城與傲峰兩段刻骨銘心的記憶,讓青年比起一般同齡之人更早學會了滄桑,也更加明白:世間有太多過眼即逝無可挽回的事物,值得在能夠擁有的時候,把握機會好生珍惜。

 

  也許是同病相憐的寂寞,也許是隱隱察覺兩人相處時日不久,青年對於眼前這名主動纏上來交往的朋友,第一次有了想要珍惜的衝動。

 

  而書生隨遇而安的態度,正好讓劍客有了裝傻的餘地。

 

§

 

  書生明白,自己的坦率告白,令劍客陷入煩惱,而自己為了岔開同伴心思的胡說八道,劍客全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曾戳破。

 

  不想戳破,因為不想分手。

 

  不需言說便能合拍的默契,讓書生暗地裡欣喜許久。

 

  也因此,面對自家小妹領著八人大轎前來攔阻二人去路時,天花亂墜地搬出一長串「我族長年遭受鄰近異度魔界侵略」之類的花言巧語,書生萬分肯定照單全收爽快應邀前往「朱聞一族」遊歷的劍客,完全知道二人眼前正熱鬧搬演著一齣迎主回歸的大戲。

 

  這齣戲的目的地,是至今仍未曝光武林的鬼族根據地、與「火燄魔城」遙遙相對的「朝露之城」。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劍客,目標自然仍是身陷魔界的結拜義弟;雖說救弟心切,但主動迎合陷阱的舉動,實在有違劍客淡泊避事的性格。

 

  「簫兄,當心惹火上身啊。」華轎中,瞅著坐在身旁閉目養神的同伴,書生衷心勸告。

 

  「是惹火,亦或惹禍呢?」劍客語帶雙關地回應。

 

  書生眉稍微揚。

 

  「怎麼了?」劍客側眸。

 

  「沒什麼。」一聲低咳,書生轉頭掀簾覷探天色。

 

  自己那段悲情戀史中女主角的真實身份,劍客明白了多少?

 

  闖入魔界關卡救出劍客時,書生早有預感,自己雖刻意藏匿形跡,但邪族女后一向眼力過人,單憑光影幻化這點小技倆,應該瞞不了太久,果不其然,在二人自魔界脫出後甫過數日,便遇上小妹逃家尋兄──只是族裡竟派孤月出馬,實出書生意料之外。

 

  異度魔界魔才凋零至此嗎?

 

  雖說劍客受自己提點才得以進入魔界,依照自己救人遁出時一路留心的守備狀況,以往戰力堅強的異度魔域,感覺似乎過於冷清空曠。

 

  莫非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自家景況已大不如前?

 

  書生暗暗搖頭。

 

  怎麼可能……憑那人的才智魄力與領導統御,再差也差不到哪裡……自己還是別去惹當家作主的她心煩才好。

 

  為了魔界好,別再見面,最好。

 

  便在書生兀自頷首下定決心時,耳邊傳來劍客的話聲。

 

  「朱聞,這些年,我學到一件事。」青年闔眸倚靠轎壁,幽幽開口。

 

  書生回過神來。「喔?願聞其詳。」

 

  「有家當歸直須歸。」睜眸,冰綠瞳孔對上火眼金睛。「想做的事,不要等錯過了才來後悔。」

 

  「我做了,也錯了,更後悔得死過了……咦!」書生回嘴到半途倏然睜大眼。

 

  因為明白遊子近鄉情怯的矛盾心情,所以青年才故意裝傻上勾讓自己有理由回族嗎?

 

  「簫兄,你啊……」書生掩扇嘆息。「該說你心軟還是心狠呢?」

 

  「友直、友諒、友多聞。」青年淡淡一瞥。

 

  聽到劍客拿自己說過的話來堵自己的嘴,書生摸摸鼻子搖搖頭。「是是,簫兄可真是夠意思的朋友啊。」

 

  天色漸晚,厚重垂轎簾幕縫隙逐次滲入漸行漸濃的魔氛,直至難以掩藏的程度時,轎外傳來朱聞挽月一聲喝令,轎夫停下穩健的步伐,掀簾迎賓。

 

  經過城門一陣僵持不下的騷動,書生命人強行押走仍要胡鬧的妹妹,堅持領著青年遊覽露城一周,回到城內,族人已貼心為歸家少主及來客佈置豐盛的洗塵宴,兩人信步走入雕樑畫棟的暖閣,挨著八角几椅兩端落坐。

 

  冰裂紋窗格外一片終年血紅的天色,清楚映照近處天魔像下巒峰群抱的火燄之城輪廓,凝視著城上最高處門戶緊掩的樓閣,書生喉頭一乾,頓時五味雜陳。

 

  那人……現下想必仍在議事廳伏案忙碌罷?

  他與她,縱使身近咫尺,兩心依舊天涯。

  相思不曾懂。

 

  大掌撫胸。

  心中正翻騰洶湧時,席旁傳來一聲呼喚。

 

  「朱聞?」

 

  應聲迴眸,青年關切的表情映入眼簾,書生怔愣片刻,方才知曉自己一發不可收拾的心緒被友人察覺,當下扯開笑容。「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催──大概就是我現下的心情吧?」

 

  「……你的頭髮是紅的。」青年平鋪直述。

 

  「簫兄這是在安慰我麼?」書生澀然彎起嘴角。「確實,沒有斑白鬢角少了意境,不然,借簫兄的來滿足一下好了。」

 

  說著說著,書生半開玩笑挨近青年身側,手掌攀上同伴肩頭,挽起一撂雪白髮絲湊近嘴邊。

 

  「這樣你就滿足了?」青年揚眸斜睨。

 

  書生挑眉。「簫兄不推開我?」

 

  「你想被我推開?」冰綠瞳孔從容平視。

 

  「簫兄,太過體貼,可是會讓人忍不住得寸進尺的喔。」書生隻眼一眨,微笑放手直身坐回,打量著青年皎若冰霜的雪白容顏,搖頭惋歎:「此時此地,此情此景──若你是女子,或我是女子,多好。」

 

  這人又要開始傷春悲秋了?

  「可惜你我皆為男兒,良辰美景空負。」青年淡道。

 

  「非也,男兒也有男兒的好處。」洒然收扇,書生斟酒滿注兩人瓷杯。「越美的女子越傷人心;傷心的酒,能陪著喝的只有朋友。簫兄,好友,來來,咱們今夜不醉不休!」

 

§

 

  心傷的人,歸鄉的酒。

 

  隨著杯中物落喉次數越多,書生不再掩飾心情,持杯遙望窗外,益發沉默;兩人對飲直至月過中天,一向酒量殊勝的書生率先醉趴席上,青年劍客攙扶同伴至內廳裡間躺平後,迷迷糊糊跟著和衣倒臥。

 

  正當半睡半醒,朦朦朧朧間,隱隱約約暗香浮動。

 

  警覺心甚強的青年欲起身察看異狀,只覺四肢彷彿承受千斤之重,動彈不得;正不知如何是好時,耳邊傳來珮聲琤琮,香氣益發厚濃。

 

  星眸半掀,意料之外的身影映入眼簾。

 

  絳唇、酥手、冷若霜、烈似火。

  天香絕色,人間難有。

 

  來人額抵額、鼻碰鼻、手貼手,挨著青年鬢髮廝磨。輕如蝶翼的異樣膚觸掠過唇瓣,拉敞毛裘衣襟,解開束腰環扣,大膽靈巧地沿鎖骨、心口、肚腹一路蜿蜒,滑溜細膩地逗引青年腹下騷動。

 

  青年吐息長嘆。

 

  不是冷灩,不是記憶中的冷灩……縱然相思刻骨銘心,即使自己潛藏最深的夢境裡,均不曾動過這般無端綺念。

 

  抗拒想法一起,來人瞬間幻化,蔻丹如爪,血袍犄髮,媚眼如絲,居高臨下。

 

  魔物?!

 

  青年欲翻身而起,豈料丹田竟空空蕩蕩無從使力,只能由得來人輕易橫跨上身,低笑垂首緩緩湊近,伸出舌尖曖昧描摩青年耳廓,但覺體內騷動更甚時,來人翻過指爪精準探握灼燙堅挺,一推一送間,只覺自己被避無可避的溫暖肉身緊密包覆。

 

  擺弄、晃動、出沒、吞吐。

 

  伴隨規律的節奏,一股沒來由的沉悶糾結逐步堆積無處宣洩,唯有藉一次又一次的摩擦撞擊稍得舒解,復又更加鬱抑難受。

 

  青年低喘出聲,來人動作倏停,軀幹密合處驀地痙攣,引帶青年身下抽搐,難以言說的暢快漫過四肢百骸的同時,亦泛起莫名的困乏疲憊。

 

  來人趴伏青年身上,模糊不清地呼喚呢喃。

  「禍…九禍……」

 

  聽辨清楚瞬間,青年怵然驚心,猛然睜眼,發覺自己衣著完整,幽香蕩然無存,只有躺臥身邊的書生睡姿欠佳地長手長腳跨抱自己身上,體溫燙得嚇人。

 

  方才那是什麼……?

 

  彎肘撐起身軀,青年側眼打量仍在酣睡的書生,心下羞赧,慌亂將同伴推開一旁。

 

  是夢。

 

  自小養氣練劍的青年罕有夢境,無端惹來一段雲雨巫山,肯定是受了不良的外來影響。

 

  青年瞪視沉眠的同伴。

 

  拉著自己陪喝悶酒還罷,書生竟霸道得連惱人的痴心相思也要入得夢來胡鬧一場?

 

  是自己太過敏感,亦或書生氣場太強?

 

  低身伸手拍打書生臉頰,青年沒好氣地低語:「別以為天下男人都跟你一樣,朱聞蒼日。」

 

  睡意仍濃的後者嘟嚷不清地摸摸面皮,順勢牢牢反抱青年臂膀。

 

  青年蹙眉。「朱聞,放手。」

 

  兀自咕噥。「禍……」

 

  「我是簫中劍,放手。」甩甩。

 

  「簫…簫兄……呵……別走、等等我……」傻笑,巴住摩蹭。

 

  敢情這人亂七八糟的夢還沒做完?!

  青年瞇眼,一拳揍向書生仍帶酒意的醺紅雙頰。「橋歸橋、路歸路,別把旁人牽進你的糊塗帳!」

 

  「哇啊嗚……!」伴隨一聲痛叫,書生睡眼惺忪地醒來,近距離見到身邊的青年,口齒不清地疑問:「啊咧?我什麼時候睡著的?簫兄,是你把我弄進來的麼?」

 

  「你喝醉了,說夢話兼拳打腳踢,我只好把你弄醒。」看著書生一臉莫名其妙,青年若無其事地起身。「你繼續睡。我出去走走。」

 

  「喔……」書生伸掌撫摸發疼的頰肉,看著青年開門離去的背影,躺回榻上,怔怔回想起被打斷的夢境,剎時間酒意全消。

 

  拳打腳踢?好像不大對頭……方才夢見的,彷彿是久違的妖精打架……?

 

  吁氣。

 

  明知不可能發生,離那人太近便忍不住開始心猿意馬,唉……

 

  搖頭闔眼,輾轉反側。半晌,念頭閃過,猛然起身。

 

  等等、青年莫非知道自己夢裡幹了什麼好事?難不成……他睡時對身邊人出手了麼?!

 

  書生拿頭撞枕。

 

  不會吧、不會吧?難怪簫中劍要把他打醒還連夜離開!說得好聽是出去走走,其實是被嚇跑了吧?!

 

  哇啊啊!

 

  下得榻來整衣著靴,匆匆抹了把臉,書生抖擻精神持扇出廳,來到中庭往上一看,愕然見到青年劍客足尖輕點越上城外山峰、迎戰魔騎的挺拔身影,一番尷尬糾結瞬間拋至九霄雲外。

 

  「這是怎麼一回事?」

  回見首席參謀伏嬰師與小妹孤月率領族兵守在城下袖手旁觀,書生皺眉開口。

 

  「魔使前來,簫中劍說他要跟拜把兄弟私事私了,不讓我們插手。」朱聞挽月大眼眨眨,狀似天真無邪地撇清關係。「兄長,我可什麼話都沒多說唷。」

 

  「事情便是如此。」毛氅張展,首席參謀優雅附和。

 

  「伏嬰師,多時不見,你跟孤月二人可真練到默契無間啊。」冷哼。

 

  面對書生反話嘲諷,首席參謀煞有其事地躬身謝禮。「主君謬讚。」

 

  背過身不再理會二人,書生仰望夜空中同伴與金蘭之交鏖戰背影,他與簫中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