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09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07荒無間

                荒無間

 

  「你那位結拜兄弟,是不是老愛在不該他出現的時候出現,不想他走的時候又跑得不見蹤影?」

 

  月漩渦猶記自己莫名其妙被魔界鬼王辭退丟回荒城前,新上任的魔君曾經悠悠晃到惡火坑,趁老狼主為了修補刀劍忙得昏天暗地時,站在自己身邊沒頭沒腦地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沿著帽緣望向魔君銀鍠朱武,月漩渦想起自己投靠魔界後,業績遲遲無法大幅提升、不要說無法與吞佛童子比肩、連跟新近出陣的葉小釵相較表現也差上老大一截的根本原因,便是在於義兄老是挑自己執行任務時現身阻止,導致一直以來殺人放火表現欠佳──當下對於魔君的說法不由得重重頷首。

 

  前面那句他再同意不過,只是,後面那句感想所為何來?

 

  當日自己受命赴朝露之城挑釁結拜義兄,決鬥之間投出朱皇血毒時,山腰下發功阻止自己趁勝追擊的,似乎便是魔君的分身──這麼說來,魔君與結拜義兄真有交情?

 

  似是察覺到他的疑惑,鬼王轉首回看,給了他一個莫可殊測的笑容。「你進來不算太久,註定沒前途的地方,其實不需留棧,該走就走。」

 

  月漩渦聞言一震,抬頭打量身邊的鬼王。

  魔君這是跟某人聯成一氣,裡應外合在勸退自己麼?!

 

  瞪大眼的殺手還沒來得及反應,另一邊正值升火加溫的空檔,回頭倒茶剛好聽到魔君最後一句的老狼主,手中陶杯往桌上喀噔一放,當場發飆:「喂喂,趁我不注意,你這隻朱武在跟新進人員胡說八道什麼?有頭家說自己公司沒前途的嗎?!」

 

  面對老狼主的抗議,鬼王似是意有所指地回應。「哎呀,狼叔捨不得?」

 

  「切,誰、誰跟你捨不得?」冷哼甩髮。

 

  「歹竹出好筍,口是心非的狼叔。」鬼王悠閒端茶啜飲。

 

  魔君跟老狼主在說些什麼?

  月漩渦眉頭微皺,視線轉向自投靠魔界以來,一路帶領自己入門的老鑄劍師。

 

  「小子,別聽這隻少根筋的魔君練瘋話。」老狼主伸手亂揮對著月漩渦澄清,轉過頭來對著魔王大搖其頭,「朱武,還好是我聽到,今天換成伏嬰,你就皮在癢了!」

 

  話聲方落,幽柔似鬼魅的嗓音在三人身旁響起。「狼主是說我嗎?」

 

  金雕面具毛氅身影憑空幻現,對著老狼主及魔君優雅躬禮。

 

  老狼主後退三步。「哇哩咧!你這隻伏嬰師越來越神出鬼沒,老人家年紀大心臟受不了,要來這裡就給恁爸走路來,不准變來變去嚇死我!」

 

  「遵命。」首席參謀微微一笑,轉身向鬼王拱手。「主君,屬下有任務要向月漩渦交代。」

 

  鬼王未置可否,反倒轉頭對著老狼主揚起眉稍:「我沒意見。狼叔,可以嗎?」

 

  自己出不出任務,鬼王為何要垂詢老狼主?

  暗暗忖度其中疑點的殺手看著自家導師。

 

  當下只見老狼主大掌摸摸後腦髮辮,眼神飄向爐火。「該去就該去,幹嘛問我?」

 

  鬼王唇瓣彎揚,對參謀一揮衣袖。「去忙你們該忙的吧。」

 

  毛氅掩過半邊臉面,首席參謀點頭致意。「謝主君。月漩渦,隨我來。」

 

  「是。」

  月漩渦側眼瞥過並肩站在鑄劍爐旁的兩道背影,跟隨軍師離開惡火坑,思量著等任務執行完畢,再想辦法探聽兩人對談的背後詳情。

 

  這一走,卻再也沒有探聽的機會。

 

  伏嬰師指名殲滅的玄宗新出勢力,成為自己魔將生涯的最後一樁任務──面對玄宗傳人特意祭出的誅魔秘式,月漩渦以新習不久的鬼族禁招豁命意欲同盡,兩方攻勢碰撞迸發異常凌厲的反彈力道,當場令他不醒人事。

 

  昏迷之前,隱約見到老狼主拿著煙斗朝自己急急奔來的身影;經歷一番風波轉折,安然醒來後,人已在荒城,身邊只餘當日決心割袍斷義的結拜兄長一旁守候。

 

  老狼主竟應魔君所言,把自己送出魔界?

 

  月漩渦伸掌扶額,抬眼便見結拜兄長關切備至的神色。

 

  心頭一陣不快,兵刃迅速出手,面對自己習慣性的拔劍相向,義兄一動未動,白皙瑩然的臉龐,似乎透著一股前所未見的蕭索。

 

  「你加入魔界之因,若是為惱恨我未盡力復仇而想擊敗我,如果勝敗之心勝過兄弟之情,吾甘願死。」結拜兄長鎮定如恆地說。

 

  手上騰月劍直指義兄咽喉,面對毫不閃避擺明意欲引頸就戮的青年劍客,月漩渦暗暗起疑──相交多年,不輕言生死的義兄,為何有如此激烈的言論?

 

  這些時日發生了什麼事,令結拜手足做出這樣近乎自暴自棄的舉止?

 

  腦海中驀地浮現臨行前魔君笑容機深的模樣,月漩渦心中一動。

 

  「動手吧!」青年劍客闔上雙眼,開口催促。

 

  逃家歸來的魔君、身在魔界的自己……

 

  看著眼前異常低潮的義兄,甫遭辭退的卸任魔將剎時恍然──原來,這就是魔君勸退自己的用意?因為走了一個朋友,特地送還一個兄弟?

 

  這兩人一來一往,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難怪上司會說他不適合在魔界發展,外頭有這麼一位義兄專心致意想追回自己,即使自己在魔界真有錦繡前程,大概也會輕易斷送在自栩義兄好友的鬼王魔爪裡罷?

 

  看來,自己嚴重低估義兄與上司的交情,這下子魔界真的回不去了。

 

  想通來龍去脈的月漩渦,當下不禁搖頭苦笑。

 

  身為武痴傳人,義兄哪門哪派的英雄俠士不好交往,偏要沾染上銀鍠朱武?一邊是中原人士、一邊是魔界大王,這兩人昭告天下的情仇糾葛還真不是普通程度的亂七八糟。

 

  「……真正敗給你了。」放下手中劍,月漩渦嘆氣。

 

  「三弟。」青年睜眼舒眉。

 

  「別叫得那麼親熱,我還沒原諒你不殺六禍蒼龍一事。」殺手冷哼。

 

  「我……」青年劍客欲言又止。

 

  面對口拙的義兄,殺手決定暫且寬宏大量緩下前怨,之後再來慢慢理清義兄為何對仇人手下留情、甚至出面迴護的這筆糊塗帳,話鋒一轉,開口道:

 

  「先不談復仇之事,魔城之內你那位至友,就我觀察,他愛九禍至深,你們是非戰不可,即使如此,你還傻傻地想要救人麼?」

 

  銀鍠朱武願意回界登上魔君之位,最大的驅動力便是來自邪族女后;近來動員魔界上下殺人放火,整備大軍侵略中原,傳說全是為了藉以挽回因故臥病的女后性命──鬼族王者痴心浪漫、迥異於歷代魔君的性格作風,在異度魔界早已是公開的秘聞。

 

  而青年劍客日前朝露之城指名挑戰魔君時,自己雖在戰場另一頭出陣,事後吞佛童子特地覷空來到惡火坑詳細轉述戰況,末了還不忘恭喜自己,一路纏著不放的武痴傳人總算轉移了苦苦追求的目標。

 

  故意挑起話題戳中青年痛處,一方面是忍不住好奇魔君在兄長心中的比重,另一方面,月漩渦承認自己對結拜兄長不報仇的決定仍然心結重重。

 

  面對義弟坦然告知的魔界內部情報,青年劍客肩頭似是往後縮了縮,當下別過頭,沉默半晌後方才應道:

 

  「吾所認識的朱聞蒼日,他的心,是不問世事,只想要安逸和樂的平凡之心。即使立場會讓人不得不放棄,但做朋友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他殺人。」

 

  義兄的語調,何以既堅決又有些顫抖?他與鬼王之間,莫非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隱情?

 

  「你打算為了阻止他而不惜一切嗎?」徹底挑起好奇心的殺手直直望向義兄。

 

  青年劍客默然頷首,冰霜綠眸遙望魔城方向,幽幽開口:

  「朱武若出兵,我將不惜一切阻止中原魔禍。」

 

  看著略帶悵惘之色的兄長,月漩渦不發一語。

 

  耳熟的答案,當日兄長亦曾如此應對自己;類似的情景、一樣的選擇,不用細想,也知道事情肯定陷入相同的迴圈。

 

  投靠魔界與兄長為敵的他,直到由上司與導師聯手辭退自己,這才打破與兄長之間你追我殺的循環。對於貴為魔界王者的友人,兄長再次面對相同的處境──但同樣的手段,總不可能要銀鍠朱武自己辭退自己。

 

  身兼武痴絕式與天之劍法兩套絕學,若兄長能全力一拼,與魔君之間或許尚有五五波的平局;但依義兄的作風,前有冷醉、後有自己,面對手足好友,若兄長真能狠下心腸快意恩仇,也不會走到孑然一身的如今。

 

  知兄莫若弟,兄長的回答聽似果決,但下一步到底該怎麼做,恐怕連兄長自己都還不知道該如何打定主意……

 

  荒城星空下,殺手搖頭嘆息。

 

§

 

  青年劍客明白,義弟的沉默,表示對自己的回答不置可否。

 

  面對生命中一再出現的類似難題,彷彿上天刻意加諸的考驗,一關關、一次次、上演著同樣的戲碼,似是冥冥之中有雙眼睛,非要看著自己尋尋覓覓出最好的解決方式,才肯甘心收手。

 

  能讓月漩渦成功脫離魔界回到荒城,靠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助力;面對銀鍠朱武,若是採取一樣的手段,也只能落到一樣僵持不下的結局。

 

  要如何做,才能完滿這場不斷捲土重來的人生習題?

 

  為了報仇,他上山求劍,年少輕狂地滿心以為,一旦求得天之劍式最終真義,如願攀上武道頂巔,所有問題皆能迎刃而解。只是,自從當年答應冷灩不以織劍師所鑄之劍殺害冷家人起,一路行來,自己遭遇的問題,均非一劍殺卻可以輕易解決。

 

  對於半路冒出、付出真心交陪後才發現誤交匪類、甚至讓自己更進一步跨越不該跨越那條界線的魔界大王,青年心頭更是糾結。

 

  冷灩前輩,當日要我劍下留命的妳,是否早已預見今日困境?

 

  仰天無語。

 

  殺與不殺是一回事,自己這段異樣的心情,又該置於何地?

 

  ──他愛九禍至深,你們非戰不可。

  義弟一句無心帶過的分析,在青年心頭掀起萬丈波瀾。

 

  朱聞……與他真心交陪的是朱聞蒼日,不是朝露城外那名借酒澆愁自嘲對九禍愛深跌更深的鬼王朱武。

 

  不一樣、不一樣……是朱聞、不是朱武。

  只有這樣告訴自己,才能保持心中某處不致潰堤。

 

  書生的形貌一掠過心頭,暖暖悸動隨之浮現,青年輕嘆閉眼,掌心撫胸默默品酌。

 

  彷彿回到天邈峰初遇的當日,那人一路跟隨,怎麼也甩不脫。

  彷彿傲峰上的那場生離、露城之外的那場死鬥,不曾有過。

 

  彷彿一回首,便能在轉彎處見到赭紅衣衫的書生背靠山壁,耍帥地探指撩撥前髮,手上紗扇輕搖,痞痞地對自己笑著說──怎樣?簫兄,朱聞蒼日可比什麼鬼王本尊的朱皇血毒厲害多了罷?

 

  青年失笑喟歎。這人為何光憑想像便能如此欠揍?

 

  自己真是中毒中到昏了頭。

  無藥可救。

 

  再轉頭,赭紅衣衫已為熊熊赤燄蝕盡吞沒,浴火而出的,是身披戰袍血髮張狂的鬼族王者,霸氣橫刀凜凜開口──銀鍠朱武唯有帶領魔界、征戰中原!

 

  酸酸澀澀,隱隱作痛。

 

  是與非、對與錯、人與魔。

 

  當成千上萬蒼生黎民命懸於斯,即使自己不常記起、也不甚在意,終究立場早定。

 

  於公,那是意圖血洗神州的魔頭;於私,那是不能再當朋友的朋友。

  更何況,那是為了營救自己拋棄自由重握屠刀的至交。

 

  論人情、論道義,再怎麼無可奈何,兩人終須一戰。

  或許,天邈峰相遇之初,早已註定如今的後果。

 

  這條路,不論通往天堂或無間,再無餘地可以回頭。

  再苦、也得咬著牙、和著血,踏出一步、再一步。

 

  最後的第一步,為了打造能承受天之劍式最終極招以抗衡魔界鎮殿寶刀的名器,青年帶著義弟,回到傲峰冰巔,應一甲子天火之時,起爐熔天鐵以鑄劍。

 

  所謂天鐵,除了舊時織劍師以己身肋骨製成的天之焱、天之灩、天人之憫與鬼螢,尚有冰塚之下面容如生的冷灩屍身。

 

  冰塚之前,毅然令四劍齊斷投入爐中後,青年深深凝望彷彿只是恬然闔眸的織劍師。

 

  如同自己矢志鑽研天之劍式,冷灩窮盡一生只為追求劍之極致──情愛不縈於心的她,每每吸引身邊的求劍者為之瘋狂。

 

  冷灩的魅力,來自她視眾生平等、不曾偏移的目光。

 

  因為一開始便知不可能,反在懵懵懂懂間放鬆了戒心,而感情恰似無色無味的劇毒,侵臟入腑,傳遍四肢百骸。等到驚覺深陷,已然積重難返。

 

  一生與情愛無緣的織劍師、與老是愛纏著自己訴說往日情史的紅髮書生──到頭來,青年才發覺,自己的愛情,原來一如自己的際遇,也是莫可奈何的迴圈。

 

  無聲苦笑。

 

  走過一遭,方知禍福自招、苦樂自找。

  命運給予的抉擇,自己果然總是挑上最艱難的一道。

 

  「前輩,永別了。」

  揮掌融冰,施功令織劍師軀殼盡碎投入天火爐同時,頰邊熱意滑落。

 

  隨飛華迸散的,是不聽話的淚水。還沒來得及抹去,身後傳來義弟好奇詢問:「你對她的感情,真的只是前輩?」

 

  「愛過、才知不能愛的痛,這就是最絕望的愛。」

  側首低眸,青年一字一句地道。

 

  話說出口,連日來委決不下的反覆思索,倏爾澈悟通透。

 

  不是不愛,而是愛深、寄望更深。

 

  當日臨終前殷殷叮囑手中劍不殺仇人的織劍師,實不願自己落入殺人人殺的恩怨循環,即使明知身負劍藝家仇的他註定沾染江湖,也希望自己做個不同尋常的刀劍客──做出不同的選擇、走上不同的道路,方能成就不同的人生。

 

  無我無私、無念無求、捨己存道、天之見證。

 

  家傳天之劍法招式單純,難度在於心境──尋常武人修習刀劍雖然講究屏除雜念專心忘我,但最後爭鋒往往只為一招求勝,天之劍式困難之處在於反其道而行,不只忘我,更要無我。

 

  捨己存道。

 

  抬眼望向因天鐵熔鑄直射雲霄的冰華,想起昔年織劍師傳授涅磐鑄劍之法時,曾對前輩犧牲自己全身骨骼以成就劍之極致的激進作法不以為然。

 

  如今,他終於懂得,織劍師捨棄肉身、成就畢生一劍,以及要自己劍下留命的真正用心。

 

  人生在世,最難做到的,是放手。

  握緊掌心緊抓一切,什麼也抓不住。放手,才能擁有。

 

  無我無私、無念無求、登峰造極、得窺天道。

 

  經過幾日幾夜的鍛造,傲峰冰雪因天火消融殆盡時,織劍師最終遺作涅磐藉青年之手凜然出世。

 

  握緊劍柄,青年做出了決定──如同前輩將成就天之劍道的希望寄託在自己身上,這回,輪到他下注一賭。

 

  賭真心相待的朱聞、賭身不由己的朱武。

  賭注的籌碼,是自己的性命;賭注的目標,是神州萬千生靈。

 

  無論輸贏,這都將是自己與那人比肩並行的最後一段路。

 

  始於天邈、終於天邈。

 

  踏著堅定的步伐,青年昂首負劍,頭也不回地邁向未知的前程。

 

  ──朱聞蒼日,且等,千山萬水,簫中劍終將與你一道。

 



──

原本這集要寫天邈峰的,結果因為寫了月漩渦爆字數Orz
天邈只能順挪了Q_Q

──

《朱顏》預定開始!詳見:
http://diary.blog.yam.com/akila/article/740828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