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1044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09棄無間

                棄無間

 

  天邈峰對決過後,崖上新添一座萋萋孤塚,異度魔界迎回一身血污的鬼王。

 

  很久很久以後,中原人間傳說,簫中劍為他而死。

  其實,青年只是用命,讓他睜開了眼睛。

 

  歸界那日,老狼主捧著專程以心血鑄造強化、僅一役便斷成兩截的魔界名刀,打量著看似完好無損的他,驚訝問道是否用招者留情,所以他好運不死?

 

  「也許,與死無異。」垂視自己沾染乾涸血漬與黑色泥土的指尖,他低聲言語。

 

  「怎麼了?有這麼嚴重嗎?」

 

  鑄劍師關切追問聲耳畔響起,他淡淡抬眸。「從今而後,我會做回自己。」

 

  即使做回自己,等同斬斷歸界為王、九禍產子以來一切痴心妄想的牽強生機。

 

  自那日起,他重拾因對妻子難產無可施力而刻意自暴自棄的理智,一步一算、一步一計。

 

  第一步,收拾叛界的吞佛童子,留其一口氣不死,任由魔界高層對神州的意圖洩露出去。

 

  下一步,依照創界魔皇與伏嬰師籌謀,砍碎第一根神柱,任憑陸塊崩坍生靈塗炭,令巨大能量流向異度魔界,試驗創界魔皇口口聲聲所保證:九禍之命必須以砍斷神柱釋放能量灌注其身刺激生氣的營救之法。

 

  眼見沉浸天魔血池內依舊死氣沉沉未見起色的伊人容顏,耳聽創界魔皇罕有地傳音安撫,鬼王閉了眼,寒了心。

 

  聽從安排違背本願行事的結果,砍斷神柱純然只對魔皇降臨有益,與九禍生死毫無關係。

 

  長久以來的存疑終究得到印證。

 

  不動聲色接受魔皇虛以委蛇的敷衍說辭,鬼王帶領魔界與同樣意欲征服苦境的識界組織周旋往來分庭抗禮,在找尋第二根神柱過程中,以積極躁進的攻勢明知故犯踏入識界圈套。

 

  當舉兵來襲的識界大軍長驅直入兵臨城下,連番對陣重傷在身的鬼王不顧部屬阻止,交代後事似地將職權口頭轉移老狼主,嚴命屬下退至後方防線,隻身出城,手持銀邪一將當關。

 

  「銀鍠朱武,最後一陣,你孤身硬戰,不覺高估自己嗎?」

 

  面對識界之主橫曳巨戟狂傲囂問,鬼王洒然朗笑,銀邪頓地,仰天長吟:

 

  「異度不存,神魔共荒!」

 

  話聲方落,火燄之城轟然一響,驚怒交加的識界之主領著大軍搶在死傷泰半前慌忙遁逃。另一頭,傷勢爆發嘔血不止的鬼王,在部屬不顧命令出陣護駕下退入魔界深處;隨著火燄魔城的爆炸崩毀,由鬼王率領的魔界一脈兵力,因首領重傷閉關療養,自此在江湖爭鬥中消失了蹤跡。

 

  他以魔王身份領軍的最後一仗,徹底粉碎魔界戰神百戰不殆的名聲。

 

  未多時,天邈峰上,踏出一道身揹涅磐神劍的黑衫身影,偶然也似地搭救誤入魔皇陣法的玄宗道者,趁勢投靠中原陣營。

 

§

 

  分身出黑羽劍者手握涅磐步出天邈峰的那一刻,他切切實實地知道自己瘋了。

 

  曾經,出走為了九禍、回家為了九禍、登基為了九禍、出兵為了九禍。

 

  眼見九禍待產前的異樣溫情、伏嬰師面具掩飾下的算計──心繫魔界存亡的愛侶與死忠擁戴的軍師會以何種方式聯手合作強留自己,他不是沒有想過。

 

  只是面對九禍,他寧願相信,一片真心終能贏得伊人真情。一旦聖魔元胎誕生,九禍身體復原,他便能將魔界大業連同元胎移交伏嬰之手,與愛妻攜手退隱,再不問凡塵世事。

 

  或許,天邈峰下,搭起幾間木屋,偶爾還能出趟遠門欣賞某對結拜兄弟打打架,痛痛快快喝上荒城幾壺酒。

 

  賢妻、良友為伴,是他渴望的平淡幸福。

 

  只是世間不如意,十之八九。

  妻子用性命為代價留住他的腳步;至交以性命為代價,要他好好面對自己。

 

  印證自己受騙的疑問,決心背叛魔皇的那一刻、醒悟為何好友交命到他手中,只求他做回自己的瞬間,他瘋了──朱聞蒼日是銀鍠朱武的真心,邪族女后要的是鬼族之王魔界戰神銀鍠朱武。沒有簫中劍,朱聞蒼日沒有存在的意義。

 

  無論九禍能救不能救,他的真心,再也沒有脫蛹而出的必要。

 

  仰天一笑。

 

  從來,他的真心只有那人在乎──那個傻到不知變通、任性豁命的知交。

 

  天邈峰上,青年墓前,憑著記憶,閉眼化出嶄新形貌。

 

  那人瀑瀉白髮似霜雪,於是纏捲烏絲如湛墨。

  那人髮際樸實無華,於是頭頂鑽綴繁星。

  那人灰毫大氅,於是闇羽披肩。

 

  山關留痕忘歲月,獨少一劍恨天涯。

  黑羽恨長風,手持涅磐出天邈。

 

  那人臨終真意他終於明瞭。他遲來的回應,在天之靈可曾聽到?

 

  劍者昂首默問,蒼天無語。

 

  任由中原人士猜測自己是否為武痴傳人詐死再出,黑羽劍者一路跟隨正道陣營闖入魔界,找尋因識界喪命、肉身為魔界所奪的中原領袖素還真,正面迎上手持天炎斬風月出關阻敵的鬼王本尊。

 

  黑羽漫天紛飛中,劍者涅盤出鞘擋下鬼王凌厲殺招。

 

  「手持涅磐劍又如何?由黑羽可見,你不過是張冠李戴之徒!」

  天魔血池之外,鬼王對著劍者輕蔑冷哼。

 

  「你想看、雪落魔城的景象嗎?」劍者伸指一彈,周遭氣溫驟降。「一劍橫天‧恨無人!」

 

  瞬間勾動的往昔記憶,令對戰的鬼王分心一愣。

 

  挽劍嗆聲、是雙體分身的虛相;失神傷慟、是刻骨銘心的真實。

 

  哄得住自己,方哄得住血池上君臨異度洞悉一切的最強之魔。

 

  在此之前已事先投靠中原陣營的老狼主,趁著鬼王劍者對峙吸引眾人目光之際,與玄宗道者一同進入天魔之池,挾持九禍軀殼成功竄逃出界。

 

  黑羽劍者斷後擋陣,隨即鴻飛冥冥。

 

  被部屬以傷重甫癒不宜窮追來敵為由擋住去路的魔王,轉頭放肆要求魔皇以素還真肉身換回邪族女后,血池之上,魔皇石像元靈神威凜凜,沉聲問道:「魔界與九禍,誰重要?」

 

  「九禍!」鬼王想也沒想的回答,響徹池畔擲地有聲。

 

  魔皇元靈一掌重重擊向鬼王,怒道:「再問一次,魔界與九禍,誰重要?」

 

  單膝點地,鬼王一樣想也沒想的執拗不屈。「九禍!」

 

  「不知輕重!」元靈當場再贊鬼王一掌。「關入萬年牢,讓你清醒!」

 

  逼出魔皇無視九禍生死的真意,鬼王如願關入萬年牢內,暫且拋開對妻兒的掛念,恬然倚壁闔眸,回味甫結束的對戰。

 

  不能一模一樣,所以刻意不一樣,但每一處的不一樣,又會讓他想起記憶中的曾經。

  要自己不能想,可是又忍不住去想;要自己不能碰,可是忍不住又想去碰。

 

  簫兄……

 

  鬼王指掌撫上自己臉龐時,身形尚未逃脫異度的黑羽劍者憑藉細微感應蹙起眉頭。

 

  「我不是他。」

  對著自己,劍者一字一字地說。

 

  「我知道。」

 

  鬼王唇邊一抹微笑,伸臂環肩兀自擁抱:

  「但你是我的,而我,是他的。」

 

  有些話,能說的時候不想說;等到想說的時候,已經無人可訴,只能對著自己說。

 

  不瘋不成魔。

  不甘寂寞。

 

  他是魔,一隻失了心的瘋魔。

 

§

 

  同一時刻,放任遭受禁錮的鬼王半身兀自夢想顛倒,黑羽劍者闔上額間邪眼切斷意識連結,將半身心緒拋諸腦後,脫出魔界與老狼主一行人會合,護送尚存微弱心脈的妻子奔波求醫。

 

  ──無論如何,我不會放下你一人。

  那是在生子前夕,妻子躺臥病榻對他的殷殷許諾。

 

  即使伏嬰師與魔皇先前的空話皆是利用自己的圖謀算計,至少九禍體內的心脈跳動真實不虛。

 

  即使所有的一切都是謊言,至少九禍不會欺騙自己;這是自己當日毅然拋卻真心,擁抱愛情的無悔選擇。

 

  即使生機渺茫,劍者仍抱持一絲希望。

 

  踏遍天涯海角的奔忙、費盡心思的努力,鑽研蠱毒的醫者一句心脈跳動俱為巫蠱所致的診斷,將他打落絕望的深淵──到頭來,心跳脈博是讓他希望倖存的蠱惑,天魔之池是誘他出力賣命的假相。

 

  邪族女后,在誕下元胎那一刻已然香消玉殞。

  夜雨滂沱中,劍者不顧一切抱起妻子屍身衝出醫廬奔至林間。

 

  雨打樹葉,悽悽切切,恍若心碎片片的聲音。

  頹然屈跪泥濘之上,他死命環緊妻子軀體。

 

  九禍、醒來!妳心心念念的魔界,我不要了,還妳!

 

  雨滴打濕的眼,欲哭無淚;顫抖微張的嘴,嚎叫無聲。

 

  到頭來,方知伊人狠心以生死留他,夢著不可能實現的夢。

  拋卻真心,以為便能得到愛情;最後,兩頭皆空。

 

  簫兄,這便是你的見證麼?

 

  簫兄、簫兄……

 

  搖搖晃晃抱著妻子站起,昏昏沉沉、麻麻木木的腳步不知不覺踏上天邈峰。

 

  小心翼翼將妻子屍身穩穩安放青年墓碑之前,劍者雙膝杵地,探掌插土,指間逬裂鮮血和進碎石黑泥中,一抓一刨,孤塚旁再起一塚。

 

  雨停風息,晨光穿透彤雲映照崖邊,蒸騰起薄霧縷縷,繚繞映襯兩座墓碑幽幽並立。

 

  兩條命,兩份情。

  一邊要他去做該做而不願意做的事;一邊要他是他的樣子。

 

  有所求、無所求,最終皆無有。

  愛人摯友相伴的日子,註定是場破碎的夢。

 

  到頭來,厭倦孤獨的他終究孤獨。

  到頭來,自己讓自己走上了絕路。

 

  凝望妻子墓塚,黑羽劍者閉目禱祝:九禍,我相信,妳始終不曾騙我,即使,妳總是必須顧全大局。只是,來世相見,別再這麼哄我。

 

  側首望向至交之墳,眼前浮現那雙臨死含笑的碧綠冰眸。

  青年若地下有知,可曾料見如今自己哀莫大於心死?

 

  畢生所望,盡付虛空,所擁有的,只是摯交用命換來的一句承諾──面對自己、做回自己。

 

  劍者仰望穹蒼。

 

  無我無私,無欲無求,捨己存道,天之見證。

  一隻魔,真能領略天意麼?

 

  低眼垂眸,把持涅磐劍柄的指掌鬆而復握。

 

  簫兄,且看,你以性命拓出的路,我怎麼一步一步接著走。

  只願今生、不負自己、不負你!

 

  這一遭,不枉過。

 

  安葬異度女后,黑羽劍者步出天邈,續與中原陣營攜手合作,藉由魔界宿敵玄宗道者之助,三闖天魔血池,以劍者分身與禁錮血池中的鬼王武尊雙體復歸為一,共謀阻擋異度創界魔皇企圖降臨人界毀滅神州的大計。

 

  自此,鬼族戰神銀鍠朱武,正式成為公然叛變的異端魔王。

 

  直到生命的最後。

 
 

                          夜月曙星 2009/07/15

 

 

──

 

如果有道友覺得這篇某些字句看起來很眼熟……

這篇其實是拿之前的《朱顏‧碎夢》、《錯夢》篇改寫加修的。

 

終於把身為朱迷最黑暗的一段撐過去了Q口Q

下一回就是彩虹了!!(握拳)

 

──

 

《朱顏》預定開始!詳見:

http://diary.blog.yam.com/akila/article/740828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