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07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朱武不如旱魃?」、「從吞佛之『死』談魔界戰神」

【朱武不如旱魃?】

 

因為有道友再次談到了「朱武不如閰魔旱魃有魔君氣勢、氣魄、武力」這一點,想來說說自己的感想。

 

在羅編已離職許久的這時候開文來說,應該也算恰當,畢竟異度魔界在霹靂官方正史上,算是一個很完整的組織,從起到落,從一開始的鐵血軍隊到後來的八點檔花系列、一直到最後棄天朱武父子相殘(?)毀滅整個組織的結局,每一段都深深吸引了不同族群(?)觀眾的目光。

 

以下以起承轉合的觀點來簡短分析異度魔界的興衰過程:

 

1.      起(吞佛與旱魃):異度魔界的鐵血作風始於吞佛童子殺劍雪開赦道──奠定觀眾對異度魔界:雖然武將有人性但紀律作風鐵血的深刻印象,吞佛破魔界封印之後,第一任出現的魔君是閰魔旱魃,又威又猛又氣魄,合理推論異度魔界本該終結在閰魔旱魃死亡。

 

2.      承(九禍與襲滅):九禍的存在,九禍在組織裡的角色定位非征戰而是後勤,加上是「女后」,前歷旱魃為王、中間挺襲滅客卿為帥、最後拉朱武回頭,誕下聖魔元胎埋下魔界滅亡根苗。而對整個魔界組織來說,襲滅是立場最尷尬的一位,之前有道友對襲滅的說法很中肯:他不是想征服天下,他想傳教。傳什麼教?跟一步蓮華作對的教。

 

3.      轉(吞佛與朱武):吞佛洗心。吞佛童子本該跟赦生童子等第一代魔將一起收山,因為組織加戲所以必須轉,契機在於蓮花大師為吞佛洗心,出現了封禪與吞佛兩個人格(同時呼應蓮華與襲滅的善惡雙體),轉的結果,從對宵放水,讓觀眾看到了魔界戰神竟然「在事業與自己之間,選擇了自己」,從奇象之後,吞佛便是憑自己喜好行事,組織的命令還是遵從,可是開始私下放水(例如:沒殺宵、跟法門教主傳紙條、跟素還真幽會暗通款曲通風報信、故意讓魔龍電力不夠等等扯組織後腿的行為),吞佛的目的讓人看得霧煞煞,可是到了直接表態厭戰(追求人與魔和平共處之道)的朱聞出現後,更加深了這一點:魔界這個組織進入了「轉」的階段。

 

4.      合(朱武與棄天帝):九禍因產聖魔元胎倒下之後,魔界組織進入最後一個階段:合。從朱武懷疑到最後肯定棄天帝的用心,並脫出魔界與之對抗到最終結束。

 

由上可見,異度魔界每任魔君展現的中心概念均不相同,閻魔旱魃是負責開疆拓土的首任魔(應該也是原始設定最完整的一個),這個角色被賦予的使命是「魔君該有的樣子」,所以一定要威、要強、要氣魄,反派角色如果不夠威、不夠強、不夠氣魄,就難成就與之相抗衡的正派角色(同時期的燕羽),戡魔錄之所以讓人看得熱血沸騰,一部份魅力也就在這裡──因為反派角色表現得好,所以正魔相抗起來戲就讓人看得更過癮。

 

而朱武呢?這個從一出場便設定為無心戰鬥的魔界鬼族之長、前任戰神──說到這個「前任」的定義其實很有趣,魔界戰將沒有退伍制只有戰到死,所以他其實已經死過一次,「現任」戰神是吞佛童子,朱武從名字開始出現便已經註定是「前任」戰神,而他的心態也就像沙場老兵,很油條、很會開溜,一出場便是書生模樣去勾搭自己看上眼的小白臉簫中劍(咳嗯),到最後被九禍跟伏嬰聯手勸誘(?),逼不得已才回去接了王位。

 

所以要說朱武不如旱魃,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說朱武違背了期待「魔君」就是要表現得像「旱魃」這樣威、這樣猛、這樣氣魄的觀眾眼光,只是前面已經有了個模範魔族魔君旱魃,後面再來一個模範鬼族魔君好像也沒什麼意思?

 

建構的目的就是為了解構,如同金庸在「射鵰英雄傳」裡建構了完美的武林世界,寫了乖寶寶大俠郭靖,後面如果「神鵰俠侶」還接著寫個小郭靖,會好看嗎?當然是看反骨違背禮教(師徒戀)的楊過更有戲劇效果跟衝擊力啊。

 

吞佛的洗心跟朱武的反叛,都是反骨,如果對照編劇本人的心路歷程,其實傳達出來的念頭更有意思──不想當戰神了、不想打仗了、想和平相處──只是到最後的最後仍然爆發出棄天帝毀神州的橋段。()

 

據了解異度魔界是被一直要求加戲演下去的,能夠把一個原本完整設定的故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延續下去,且每一段有每一段的特色,雖然中間難免出現前言與後語對不上的尷尬(例如:魔界「歷代」戰神的這個「歷代」其實到最後只有二代,還有棄天帝前次下凡=朱武親爸的設定),身為觀眾,對我而言這些地方其實瑕不掩瑜,從成名的風之痕(黑白雙色)、黑白劍少、黑色的襲滅與白色的蓮華、到黑白雙色的棄天帝,羅編的長處在於用反覆出現的相同元素,去變化不同的菜色,光是歷年用黑白顏色對比便能玩出這麼多精彩的角色,如果非要把她筆下異度魔界每任魔君拆開來一一比較孰強孰弱,而非去思考角色背後代表的意涵,其實是件蠻可惜的事。

 

【從吞佛之死談魔界戰神】

 

要談朱武,必先從吞佛談起,異度魔界前後兩任戰神,一名是九禍的愛將,一名是九禍的愛人,雖然按照劇情時序,朱武是「前任戰神」,但在創作概念上,後任的吞佛才稱得上是吾人所見,異度魔界的「第一個戰神」。

 

便如同旱魃樹立起「模範魔君」的典範一般,從劍蹤到奇象後半,吞佛樹立的形象是「認真盡職的戰神」。遠在朱武出場前,透過魔界戒神老者及老狼主口中的對談,觀眾對「銀鍠朱武」的印象便是「戰力與旱魃同等級」跟「比吞佛還強、讓吞佛提醒素還真要小心的前任戰神」,直至身兼「魔君」與「戰神」雙重身份的朱武實際出場後,讓觀眾看到,在「魔君」一職上,對親友多情對事業無心的朱武,徹底推翻旱魃在觀眾眼中所建立的「魔君」模範形象,而在「戰神」這個名頭上,則順理成章承襲了「魔界戰神」自奇象之後「由魔轉正」的一脈走向。

 

「朱武自己也背叛魔界,卻殺了同樣背叛魔界的吞佛,吞佛死得真冤枉」是布版上推文時常見到的論調,不過我們回頭看看朱武殺吞佛的理由是什麼?不是因為他背叛組織,而是「身為父親,要報殺子之仇」。

 

以下摘錄神州第30集戰神之戰的對白:

 

朱武:「何時你開始厭倦這條路呢?吞佛童子。」

吞佛:「也許在回首的煞那間,銀鍠朱武。」

朱武:「可惜,你我總是沒回首的餘地。」

吞佛:「當過自己,夠快意了。」

朱武:「你是一名讓君主又愛又寵的能人,但同為異度戰神,那份心情,吾曾經走過。」

吞佛:「那麼汝今日之戰,所求為何?」

朱武:「吾兒黥武之死,你該向吾交代了!」

吞佛:「總算有明眼人肯正視。」

朱武:「一個叛徒,有可能改變戰況,一個強者,會徹底扭轉戰局!」

吞佛:「最後一局,指教了!」

 

兩人的對話,透露了以下幾點:

1.朱武知道吞佛無心魔界→問他何時開始厭倦。

2.朱武認同吞佛的無心→你我沒有回首的餘地、同為異度戰神,那份心情,吾曾經走過。

3.朱武找吞佛打架是為了黥武之死→該向吾交代。

 

面對嗆聲說要報殺子之仇的上司,吞佛最妙的回答是:「總算有明眼人肯正視」,呼應道友前面:「九禍對吞佛真的放很重的私心、死了這麼多人還這麼寵他」的說法,對於吞佛洗心之後搞的連串步數(對宵放水、私通敵營、殺害同袍),編劇用一句話圓了「九禍看走眼」這個漏洞,因為「九禍不肯正視」。

 

至於為什麼九禍不肯正視吞佛背叛,正經推論有可能是因為本來九禍手下戰力便不強(九禍設定是後勤為主,本來就不是打仗的料),如果要處置吞佛可能也沒人有那個戰力處置得了,對於一個明知道有問題可是又沒辦法丟棄的部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後期九禍一心忙著從事棄天帝復活大業,而這一段吞佛便不似以往受九禍重視列席資詢了(奇象時九禍曾資詢吞佛對用兵的看法)。

 

如果要講九禍因為偏寵吞佛存有私心,不肯正視部屬背叛的話,大概可以寫成一本小說,浪漫版的推論,便是因為「吞佛像朱武」,都是能力強、不肯乖乖聽她話的男人。

 

按照創作時序來說,因為吞佛,才有後來的朱武。朱武雖然跟九禍前後生了三個兒子(包括後來變成棄天帝的那隻聖魔元胎),但是講到相似度,最像朱武的,卻是同樣身為「魔界戰神」的吞佛,兩人後期的心境一致、也同樣先後選擇了反出魔界的結局。

 

異度魔界,始於吞佛、終於朱武;始於戰神、終於戰神。前後二任「魔界戰神」,負責起始與終結「異度魔界」這個組織的命運。

 

因為有了延續「反骨戰神」戲路的朱武,所以吞佛的死亡是令人不捨卻必然的結局。

 

放眼異度魔界歷任魔君,除了第一任魔君旱魃是被刀戟聯手戡掉外,繼起的襲滅等於是死在自己(蓮華大師)手上、九禍女后則是付出生命為代價換來聖魔元胎讓棄天帝下凡、朱武則與中原攜手抗棄天帝,最後與異度創始魔皇一起領便當──除了「模範」魔君旱魃死在正道之手,其他的魔君都可以說是死在自己的「選擇」上。

 

吞佛身為帶出異度魔界的組織要角,原本設定的等級便是:「魔界守門將」,照理來說應該跟著赦生等人前後收山,後期的洗心延命之舉等於更改了設定,能夠從「奇象」一路延命到「神州」,死在報殺子之仇的魔君朱武而非出場練等級的正道高手手底,已經可以說是魔君等級的優待(羅編對吞佛的偏愛一向有名)。

 

當然,對於喜愛吞佛的戲迷(如我)來說,吞佛放水流的結局並非代表「死亡」,而是了結身為「魔界戰神」的命運,漂流異地延續新生旅程的另一個開始。

 

真正原始設定的異度魔界,合理推論應該終結於旱魃之死,後面大概是商業考量所以不斷讓異度魔界延續,而繞到最後,異度魔界的始終契機竟繫於「戰神」之手,如果照某道友所說「趕稿的編劇沒想那麼多」,那也只能說,這樣的安排真是冥冥之中一以貫之前呼後應的美麗巧合了。

 

 


PTT布版推文備份:

 

waynecode:簡單來說就是朱武的戲分比旱魃難看得多,讓人不期待      10/23 08:14

waynecode:朱武跟空谷本就是一條失敗的線,更遑論消失的天龍會殘聲  10/23 15:21

 

TO waynecode

看戲本來就是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刀戟戡魔錄」之所以好看是因為劇情雖然分了好多線,仍能像一塊織布用了好多不同花色的線去編織,可是最後還是千絲萬縷繞在一起,編成了一幅美麗的織布,從奇象、謎城、皇龍紀之後漸漸不像織布,像拼圖──各線劇情漸漸演變成是切出一小塊一小塊最後組合在一起的拼圖,只是越到後來越拼越不成樣,「神州三部曲」更是變成可以讓讓觀眾東挑一塊西挑一塊來看的成品。霹靂採團體創作,當劇情變得可以讓觀眾東挑一段西挑一段來看時,最大問題出在哪裡?出在該負責把各線「編織」起來的人沒「編」到該「編」的東西,反而是放手讓各線各演各的,這樣的情況到了神州三部曲的「天罪」前半部最為明顯(後面我已經棄追新進度所以不予置評)。

所以說,戲不好看,不能單怪編單獨劇情線的某幾個角色,要怪的是該讓這些上台的角色互相映襯、加乘效果發揮到極致的幕後推手沒做好自己該做的工作。而身為一介小小戲迷,在收視習慣驅使下,也只能在東一塊西一塊的拼圖中,挑出自己喜歡的片段來看,如果可以,誰不想看到各線交錯縱橫編織瑰麗的織布?誰想看拼起來一整個怪的拼圖?

 

dave01:編劇組要送你大禮 幫他們補完的真好                        10/23 22:12

dave01:看完我感覺仍然是 編劇跟本沒想那麼多 只是結果是好的 注死  10/23 22:13

dave01:可惜我不是那二位老黃 不然你很適合當編劇組組長 爛劇本仍   10/23 22:14

dave01:然仍分析出道理 而且不是隨口說說的空話 大推!!!            10/23 22:14

 

TO dave01

承蒙金口,愧不敢當,編劇組組長身負霹靂武林前途發展重責大任,怎是一個半夜沒睡覺的小小戲迷可堪相比?閣下實在言重了。編劇有趕稿壓力,寫的時候大概不會什麼建構解構之類的玩意兒想那麼多,劇情發展分析只是事後諸葛,從異度魔界組織退場之後本來就有寫感想的打算,只是一直不知從何下手,剛好半夜沒事亂逛看到大家聊天,突來衝勁一鼓作氣為喜愛的組織跟角色發發聲罷了。

 

Neno:朱武戲分比小魃魃多,但卻只能吸引偏腐偏宅派的人,劇情派的   10/23 09:47

Neno:只能不置可否,會覺得朱武可有可無,不像小魃魃二種戲迷都不   10/23 09:47

 

TO Neno

喜歡朱武的人就一定是「偏腐偏宅」?不喜歡的便是「劇情派」?

就算是偶像劇、花系列、鄉土劇,劇情再老梗也都是有劇情的,朱武的劇情在這布版上普遍被嫌棄最多的就是「劇情太花系列」,不過偏偏我就是喜歡看這所謂的「花系列」(反抗父親的伊底帕斯情結、在追求自我實現(不想當王)與盡道義責任(只剩他能當王)之間的掙扎,應該要無情的職業(魔王)偏偏又富有人性(知道妹妹搗鬼還不痛下殺手)而且還太多情),但不知您所謂的「劇情派」定義為何?O_O

 

Neno:說真的,加演的異度魔界變成名存實亡的傀儡味道很明顯,神州   10/23 11:26

Neno:三部曲重點都跟魔界沒多大關係,魔界都是陪襯的角色,有過場   10/23 11:26

Neno:組織的味道,而且非常重....我都覺得魔界到了神州都變成免洗   10/23 11:27

Neno:組織了()                                                 10/23 11:27

 

TO Neno

看您這幾句,我第一個反應只想到:神州三部曲有「劇情重點」嗎?根本就是東一塊西一塊的拼圖啊。(嘆)

 

ienjan:會覺得朱武不如阿拔仔也是他還沒出現之前,魔界就拼命告訴   10/23 10:56

ienjan:觀眾這個戰神也多威,戰功有多彪炳,賦予觀眾一魔還有一魔   10/23 10:57

ienjan:魔的印象,誰知道一出場天天跟隻哈士奇打嘴砲,回家又演花   10/23 10:58

ienjan:系列,當然大家會覺得高下立判。拿郭靖楊過相比也很奇怪,   10/23 11:00

ienjan:金庸12個男主角個性背景時代恩怨情仇都不同,本來就沒有重   10/23 11:02

ienjan:覆的                                                     10/23 11:05

 

TO ienjan

會拿「『射鵰+郭靖』與『神鵰+楊過』」來比喻『「魔族魔君旱魃」與「鬼族戰神朱武」』,用意有二:

一、 兩組人馬都是出自同一個作者。

二、 「射鵰的郭靖」代表的是在「金庸武林裡遵守武林規矩能達到的最高武俠境界=『後五絕』裡的北俠→最後成為領導義士抗金抗蒙古的完人」,「神鵰的楊過」則是「在金庸武林裡不守成規反抗禮教(反抗全真教的授業師傅、公開與小龍女的戀情、有了小龍女還四處把美眉、與魔頭西毒為義父子)能達到的最高武俠境界=『後五絕』的西狂→找回愛人之後,神鵰俠侶絕跡江湖)」,相對於「稱職完美魔君──旱魃→力戰到死」跟「不情願不合格的魔君──朱武→一心只想跟九禍攜手退隱」,不覺得這兩組對比有些異曲同工之妙嗎?:p

 

tim1112:但是我想說的是 若不是劇中事先安排襲滅與戒神的對話 把朱  10/23 09: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