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07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神 03 魔神的志向很直接

                魔神

                之三

             魔神的志向很直接

 

  百戰百勝,非善之善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自古至今,演變到雙方必須以兵戎相見才能解決的衝突,縱使青史留名,業已屍山血河。

 

  憑君莫問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以善戰聞名,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事情,因為功成名就的背後,代價是犧牲無數生靈。若能選擇,蒼寧可當一名默默無聞的修道者,與之前的許多任派門領導者一般,專心修業,一生低調,名號事蹟與時俱逝,靜靜淹沒在玄宗歷史洪流之中。

 

  孰料事與願違,驀然回顧,他已是玄宗史上不世出的絃首,抗魔功業最突出的領袖。

 

  天邈宮中,藉由朱武賴以轉生的紅華桃樹為途徑,加上以蒼被刻意誤導施加的玄宗陣法為輔助,異度魔皇挾凜凜魔威再渡凡塵。

 

  面對棄天帝這種無視武力等級,強到天怒人怨的魔神,最明智的方式自然是不要直接面對面跟他硬碰硬。只是根據以往的接觸經驗,異度魔界歷任主事者除了反出組織的銀鍠朱武及本來就話多的襲滅天來以外,向來是見面就打,從來沒有談判協調的空間。面對二度降世、不惜用激將之法指名要跟自己玩的魔神,玄宗道子驚怒過後,一面維持先發制人、絕招連發不停,一面持續窺伺遁走的機會。

 

  便在道子險之又險地閃躲過一道魔神還擊的掌氣時,眼角餘光偶然捕捉到宮庭另一頭,經由陣式及簫中劍補氣成功的朱聞蒼日,正在非常不顧江湖道義地偕伴烙跑──蒼回眼望向棄天帝,連自己都注意到紅髮書生趁亂偷溜,魔皇絕對也知道,然而向來對朱武緊逼不捨的棄天帝,竟眼睜睜讓兒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竄逃,蒼不由得一愣。

 

  莫非棄天帝當真轉性了不成?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面對面直接以武力衝突,本來就是最不得已的下下之策,利用談話拖延時間爭取空間,才是經濟實惠又不耗體力的應對之道。

 

  為了幫朱聞蒼日恢復正常,連日來擺設陣式犧牲睡眠在旁護法,道子精氣神均消耗不少,此後能盡量保留每一份體力應付意外下凡的魔皇,對一向重眠的絃首來說是首要大事。

 

  天知道自己下次能安然闔眼高枕無憂會是什麼時候?

  蒼暗自悲涼。

 

  走了一個執念深重痴纏不休的襲滅天來,來了一個霹靂手段絕不妥協的棄天帝,好不容易以為送神歸天了,誰知沒隔多久這尊魔神又自己跑下來……不管是哪個魔頭,老愛搞得他不得安眠。

 

  玄宗的確是跟異度魔界犯沖沒錯。光憑因為魔界生事,害自己長期下來每日平均睡不足九個時辰這點來說,兩邊的確有成為世仇的強烈理由。

 

  道法自然,這些魔人難道不懂人生在世能每天睡到自然醒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嗎?!

 

  按下心中不滿,道子順著又一次絕招相衝時迸發的強大氣流,趁勢翻身騰起,凌空下望穩穩凝立天邈宮中庭紅白桃樹之旁的黑袍魔皇,但見迎風紛飛的張狂髮絲,目光炯炯的金藍雙瞳,似笑非笑卻從未開合的微揚嘴角,翻手朝上的待戰雙掌,一樣地不可一世、一樣地睥睨不凡,只是……似乎有哪裡不大一樣?

 

  四目相對,道子心下懍然。

 

  沒有殺意。

 

  雖然那股讓人渾身不舒服的壓迫感與昔日並無不同,但相較於前回在磐隱神宮與朱武聯手抗天的浴血奮戰,如今棄天帝望向自己的眼神裡,毫無殺機。

 

  取而代之的,是隱隱透出的挑釁逗弄意味。

 

  魔神真想殺自己,早就下殺手了,不會拖過這麼多招,整場戰鬥中所有的對招都只是應付自己的攻勢,並非主動攻擊──加上連一向被魔神視為命根緊盯不捨的朱武都能順利開溜,事情的確不大對勁。

 

  驗證答案的辦法只有一種。蒼略一沉吟,做出重大決定。

 

  足點宮簷,翻身鷂飛,紫衫道子落地站定,手捻法印,收招不發。

 

  一如道子預料,魔神並未趁機追擊,反而略顯興味地注視對手:

  「不再出招,打算坐以待斃麼?蒼?」

 

  道子吁了口氣。「非也,停招不發,是因為再打下去,也沒有意義。」

 

  「喔?」挑眉。

 

  「憑吾一己之力,難以送神歸天,但魔皇現下對吾也缺殺意,不會有結果的戰鬥,毋須多費力氣。」蒼一字一句,「甚者,魔皇既無意取吾性命,想必有意與吾溝通?」

 

  「玄宗後人,反應不差啊。」直入腦中的心音,似乎滲著微不可察的笑意。

 

  比起昔日一出場就以跋扈神氣逼人看不下去、忍不住動手開殺的跩樣,如今的魔神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平易近人、和藹可親?

 

  蒼心下一動,憶起朱武對棄天帝的描述──能夠被稱為武神,武力值絕非唯一的根據,端看魔神願不願意選擇動腦筋而非動手而已。許多時候,魔神只是懶得動口,直接動手。但是當魔神願意動口的時候,心智再堅定的人,都可以被祂誘導說出內心深藏最不可告人的秘密。

 

  對蒼而言,這段描述隱隱符合自己當初陷在萬年牢裡模糊的記憶。

 

  遭棄天帝禁錮在意識空間裡的那段時光,在被赭杉君與當時化身為黑羽恨長風的朱武聯手救出後,便如同夢境一般隨風消逝,其中細節早已無從記起,僅剩強烈深惡痛絕的印象──棄天帝下凡是為了毀滅人間,絕對不能讓祂達到目的。

 

  還有,就是面對棄天帝時,沒來由產生的厭煩情緒。

 

  憑自己的個性,很少對哪個對象有這麼針對性的負面心緒波動,當年即使對上摯友一步蓮華的惡體分身襲滅如來,也可以淡定如初從容應付,為何一遇到異度魔神,就沒有辦法保持冷靜?

 

  想起襲滅天來當初遇到自己每每的激動逾恆,紫衫道子不禁暗嘆,莫非自己之於襲滅天來,棄天帝之於自己,當真所謂的「命定天敵」?

 

  望著眼前穩立如山的黑袍魔皇,蒼略一搖頭甩開不安思緒,開口道:

  「敢問魔皇想談什麼呢?」

 

  「為了護持這污穢人間,沾染風塵與魔界相抗,耽擱修行之路,本末倒置,對修道之人而言,值得嗎?」魔神閉目負手,悠然傳音。

 

  「那魔皇呢?為了淨化人間,貴為天界武神卻拋棄神格,墮魔入凡,揹負無端殺業以致無法重返神界,值得嗎?」拂塵上肩,紫衫道子不卑不亢地犀利反問。

 

  睜眼。「朱武跟你說了不少事。」

 

  察覺魔神意指自家兒子吃裡扒外,道子一懍,理直氣壯地回答:「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玄宗歷代本來便就對異度魔界起源鑽研甚深,遇到朱武只是給了吾對照事實真相的機會。」

 

  「好個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可知玄宗最初創立的主旨,與異度魔界一樣是為了淨化人間?」魔神句句心音傳入道子腦海,鏗然作聲。

 

  蒼搖頭,試圖減低心音傳腦的不適感:「玄宗的派門理想是人心自然教化,非一夕之間能竟全功。比起魔皇一心只求速戰速決的方式,最終理想雖有相通之處,但採取的手段絕不相同。」

 

  「既然最後達成的目標一致,那麼採取何種執行手段,又有什麼分別?」袍袖一揚,再度閉眼的魔皇語調平淡地駁斥。

 

  「用對的手段,做對的事,雖然耗時日久,中間易遇挫折,至少朝向目標的方向不會偏差。用錯的手段,做對的事,雖然省時省力,一旦半途走岔,再也無法回頭。」

 

  蒼深吸口氣,以膽大包天的氣勢指謫面前自甘墮落的魔神:「魔皇違背天律,逆天行事,無法再列神格,即是走岔的明證!」

 

  話聲一落,棄天帝金藍雙瞳倏睜,剎那間異風忽起,捲落片片桃華狂飛亂舞,便在蒼屏氣蓄招準備應付魔神怒火時,狂風旋即停止,魔神雙眸迸光,傳來興味盎然的心音:「人間的道者,說話還是一樣有趣吶。」

 

  棄天帝些許懷念回味的音調,不由得令蒼寒毛豎起,遲疑問道:「……萬年牢裡,吾與魔皇有過類似的對話麼?」

 

  面對道子的質疑,黑袍魔神的金藍雙瞳直直對上以一雙愛睏瞇瞇眼著稱的紫衫道子,半晌未語,兩度下凡從未動作過的唇瓣,極為緩慢地、斯文地勾起微彎的漂亮弧度。

 

  在道子的瞠目結舌中,魔神幽幽道出心音:

  「不、告、訴、你。」

 

  此話一出,蒼頓覺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那個一下來就天崩地裂洪荒浩劫的棄天帝……敢情是在笑?那個只想毀滅人類淨化世間的異度魔神……竟然對自己笑?

 

  怎麼可能!

  這隻專夭人壽的魔神仔,這一把溜下來凡到底是想幹嘛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著道子哭笑不得的表情,黑袍魔皇彷彿聽到對手的心情,當下有趣地側首:

  「不是說過了?這一回,吾來找你。」

 

  正式移籍天邈宮的三天內,道境玄宗六絃之首‧蒼,在協助朱聞蒼日恢復原形的同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地接收了道教派門有史以來位階最為高等的隨身護法:異度魔神‧棄天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