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07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神 04 魔神的兒子很困擾(上)

                魔神

                之四

             魔神的兒子很困擾

 

  自天雷劫下僥倖逃生的朱聞蒼日,以「蒼與我那不肖老頭之間關係很複雜,不是三言兩語能交代清楚」為由,成功說服簫中劍一同拋下孤軍奮戰的玄宗道子,不惜趁亂爬窗脫出天邈宮後,不出數日便偕手回歸好山好水的酒村莊園。

 

  經此一役,兩人終於跨過最後一道界限,每當子夜時分擁愛入眠前,紅髮書生總忍不住暗自感謝老天待自己不薄,此番真可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雖然為了消災擋劫,迫不得已讓簫中劍啃了一次,青年劍客卻從此敞開心胸,沒多時便讓自己從頭到尾啃個乾乾淨淨大功告成,人生幸福莫過於此啊!(註)

 

  遠離刀光劍影的江湖道,荒城少主對打造兵刃的興趣轉移至釀酒,嘴刁難養的紅髮書生則志在品酒──就在卸任魔王好不容易覺得自己總算可以安安穩穩賴著荒城少主,如願過著荒淫頹廢酗酒酗美人的退休生活之時,一只從琉璃仙境送來、署名:「荒城新眷 惠啟」的木箱,無端打壞他輕鬆愉悅的歸隱心情。

 

  大隱隱於市,他與簫中劍能夠再世為人,雖然間接承蒙素還真對簫中劍施行西丘五行轉命術所賜,基於「清香白蓮」的名號在江湖上等同於「禍星纏身」、「再多條命也不夠相陪」的定律,若能選擇,他寧可不再與這神州名人有所往來;人死債清,好不容易爬回人間,如今這條多揀到的小命,可要為情人好生珍惜保重,這一點,相信簫中劍與他心念亦同。

 

  只是,他也願意相信,如非必要,素還真不會多事再把已死之人拖出來陪玩,既找上門來,自有非同小可的理由。面對潛在的麻煩事,紅髮書生略經思索後,決定秉持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精神,等待前往酒村見習果酒釀造之法的情人歸來,再一同拆封這份不速之禮。

 

  日暮時分,沾染滿身果酒香味的荒城少主踏入家門,見紅髮書生並未以熱情撲抱歡迎自己返家,反而慵懶斜倚主屋前廳几畔,隻手支頤,另一手倒勾紗扇,有一搭沒一搭地輕輕拍打著端放八角桌上的彌封木箱,當下眉梢微挑,跟著桌旁坐定,淡淡開口:「怎麼了?哪裡來的箱子?」

 

  「一早琉璃仙境送來的。」坐沒坐相的書生咕噥回答。

 

  「你沒拒收?」青年奇道。心知情人雖然自願反出自家組織,對正道領袖素還真卻也稱不上交情友善。

 

  「東西送得到,表示對方充分掌握我們重生後的行蹤。署名『新眷』,表示連我們天邈宮歸來後私下近況一清二楚,這份禮就算不收,對方找人的目的已達。」書生分析的語氣略顯不甘。「而且,木箱接過手時有一定的份量,感覺得到內中液體晃動,我猜,裡頭是一罈酒。」

 

  「因為是酒,捨不得拒收?」瞭解書生新立下的人生志向,青年側首微笑。

 

  素還真對茶道一向精通,難得贈酒,想必也是罕見佳釀。

 

  「不,是不能不收。你說過,素還真沏的茶不能亂喝,這回他送了酒來,顯然事情比上次更大條。」書生搖頭嘆氣。

 

  情人語帶不祥之意,引起青年身為武人特有的警覺心。「所以你專程等我回來拆包裹?」

 

  「怎麼說你是荒城少主嘛,人家指名送『荒城新眷』,我這個被歸類成眷屬靠你養的,總是要尊重一下戶長大人啊。」書生直起腰桿,起身端坐,一臉乖巧溫順地將木箱推至劍客面前。

 

  青年冰綠瞳眸白了書生一眼。這人明明就是隻看準目標絕不鬆口的獅子,偏偏老愛裝成人畜無害的小乖貓。

 

  接過木箱,青年動手拆封,不出書生所料,箱中裝有一罈酒,外加兩封書信,一封是奇特的蝌蚪文字,一封與彌封題著相同的「荒城新眷 惠啟」。

 

  「這封漢文應該是素還真寫的,另一封,應該是給你的?」見到魔界文字,青年皺起眉頭,將蝌蚪文信封遞給書生。

 

  「都什麼年頭了,還有誰會用異度文字寫信給我?嘖嘖,還是戰時專用的密文……」書生一面碎碎唸,一面就著几旁暖燈展信而讀,才剛看了個開頭,當場便忍不住驚呼:「有沒有搞錯?!」

 

  「怎麼了?」青年訝異追問。

 

  紅髮書生抬眼,臉上表情五味雜陳。「可以放心了,這酒不是素還真送的,他只是受託代送……從東瀛來的委託。」

 

  「東瀛?」銀髮青年皺眉,「我們哪裡來的東瀛朋友?」

 

  「顯然吞佛童子與奈落之夜‧宵雙雙移居東瀛國了。」瞪著信紙,書生頗不甘心地道。

 

  青年劍客大奇:「宵跟吞佛何時跑到東瀛去的?」

 

  「說來話長……當初我與吞佛對戰時,故意留他一口氣向中原傳達魔皇意圖,後來宵大概用天之見證幫他解了絕命招式……兩人遠遁東瀛,吞佛還混到當上東瀛鬼王!」書生一面為青年補充事件經過,一面續讀信件內容。

 

  意外得知離職員工的後續事業發展,書生不禁乍舌。

 

  吞佛這小子,蠻有兩下子的嘛,跑到東瀛去當鬼王,這下子不就跟他這「故鬼族之主」位階相同了?

 

  跳過新任東瀛鬼王頗佔篇幅的業績報告,書生快速瀏覽摘錄重點,「宵聽聞你重生消息,原想回中原相聚,但卡在吞佛新上任走不開,特地託素還真代送賀禮……咳咳咳……」

 

  聽到書生突如其來的乾咳聲,劍客伸手拍拍書生後背。「你還好吧?怎麼了?」

 

  「咳嗯,沒什麼。」書生鎮定回道。

 

  這隻心機吞,信中最後祝賀老上司成功脫離魔界,還恭喜他與簫中劍有人情終成眷屬,分明沒安好心眼──宵個性單純直接,託人傳話還說得過去,不大可能會想到送酒祝賀這麼公關的手段,最重要的是竟還知道他愛喝,九成九是吞佛出的餿主意──這傢伙美其名用宵的名義代送禮物,其實只是專程想虧他這個昔日妖族女王的前夫順利再覓良緣吧?

 

  死吞佛,老子沒算當年汝勾搭我那幾個沒緣的寶貝兒子的舊帳,汝竟然敢用長途掛號加國際包裹,勞師動眾跨海來戳你老子我?!哼哼,這筆帳,朱聞蒼日記下了!

 

  見書生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彷彿吃了酸葡萄的神色,青年好奇追問。「信裡還說了些什麼嗎?」

 

  「沒有了,後頭都是些無關緊要的話。」書生擺擺手。慶幸信件以魔界密文書寫,中間經手傳遞的素派信差,包括簫中劍在內想看也看不懂。

 

  即使特地長途傳信捉弄前任老闆,還能顧及保密措施,只能說九禍當年真的沒有白疼這隻座前戰將──雖然調教出的功夫被拿來做這種不誤正業的無聊事。

 

  基於書生隨口解譯的內容與信件長度明顯不成比例,青年料想,吞佛的書信內容大概不脫與前任上司之間不足為外人道的職場老鼠冤等等範圍,當下心念一動,開口道:「你當初沒對吞佛痛下殺手的理由,應該不只是想讓他保命傳達訊息吧?」

 

  「簫兄,你想問什麼?」書生略顯警戒。

 

  「我只是好奇背後真正緣由。」青年淡笑。「月漩渦向我提過魔界盛傳的小道消息。」

 

  青年生性並不八卦,但只要跟書生有關的傳聞,聽過自然會放在心上。

 

  「連你都知道了?」

 

  當初真不該讓月漩渦待在狼叔身邊太久……書生嘆氣搖頭:「我還能說什麼?說吞佛童子不是疑似九禍所出、就是疑似我無緣的兒婿,為了替養子報仇,我可能得砍死另一個兒子或者是半子,怎麼算,吃虧的都是身為老子或丈人的我嗎?」

 

  一句玩笑話引得傳聞當事者親自爆料,青年不禁愣住,半晌方道:「……異度魔界的皇族家譜都是這麼錯綜複雜,還是只有你的例外?」

 

  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幾個兒子,是多產系男兒的悲哀,末代鬼族之主就是個活生生血淋淋的慘例。

 

  「這就是跟老婆大人沒處好的下場。」書生吸吸鼻子。「所以我記取教訓,跟簫兄在一起絕對不會發生這種問題。」

 

  望著書生,青年似笑非笑。「的確是不會有這問題,現下我才是戶長,你是家眷。」

 

  「我這人一向很隨和的,不在乎名份。」

 

  書生無所謂地聳聳肩。反正心上人都到手了,對外誰是戶長誰是家眷,書生毫不介懷,當下站起身來走到青年身後,乾乾脆脆地一把抱住,偷香青年充盈耳畔髮間的果酒甜味。

 

  「先別鬧。」青年抬臂格開情人從後面直接巴上的熊抱,一揚手上信封。「還有一封素還真的信,看完再說。」

 

  「……漢文我不熟,交給你了。」書生嘆息,認份收手坐回几畔。「我瞧多半是寒暄問候的公關信件罷?」

 

  「看完確定再說。」青年伸手按住書生前臂,一面以肢體碰觸安撫書生的不耐,一面迅速展讀來信內容,原本已舒展開的眉頭再度蹙起。

 

  這回換成書生好奇。「素還真說了什麼?」

 

  「你的預感沒錯,酒雖然只是由素還真代送,不過跟著來的確實是麻煩。」青年吁氣。「而且跟你脫不了干係。」

 

  「我在江湖上已經是『死人』了,還能牽連什麼麻煩?」書生瞠目問道。

 

  「銀鍠朱武。」

 

  「嗯?簫兄幹嘛突然提朱武?我現在是朱聞,不是朱武了,朱武這名字運氣不大好,註定一輩子鰥夫寡人,少用為妙。」張扇揮揮,書生不以為然。

 

  「我當然知道你現在叫做朱聞,」青年舉掌輕拍書生後腦勺。「素還真信上說的麻煩,正是銀鍠朱武。」

 

  「啊?」

 

  「根據琉璃仙境線報,近日西武林出現神似銀鍠朱武的蹤影,原本素還真沒有特別在意,但日前蒼跟素還真通過消息,得知棄天帝再度下凡後,兩相比照下,發現銀鍠朱武出現西武林的時機,與棄天下凡前後一致,認為有查證的必要,因此特地通知此事,希望由你出面解決。」青年摘出信件重點,一口氣解釋完畢。

 

  「嘖……果然麻煩。」書生收扇停手,一頓,「如果懷疑事情與魔皇有關,怎麼不找蒼帶著魔皇去求證?」

 

  棄天帝此次透過術式寄生下凡,黑色桃華與書生的本命紅華桃樹同氣連枝,蒼被迫接受棄天帝擔任隨身護法之事,朱聞蒼日早在第一時間便已感知。

 

  「信上說,蒼必須巡迴各地進行鎮魂儀式,日程緊湊,無法分身前往。找你這個本尊去查明情況,想必事半功倍手到擒來。」回頭看了眼信件末尾註記,青年補充道。

 

  「鎮魂?啊,難不成是為了神柱砍斷時的罹難者舉行的儀式?」書生睜大眼。

 

  青年頷首。「應該是。」

 

  「讓災難的始作俑者為罹難者鎮魂儀式護法,這麼物盡其用的法子,虧蒼想得到。」書生忍不住擊掌。

 

  磐隱神宮大戰之前,當時的朱武便數度聽絃首提及,玄宗預定在戰後舉行鎮魂之典,以撫平因棄天帝下凡而打亂的神州靈氣平衡,只是因為舉行儀式耗時耗力,必須休養生息方能蓄積足夠精神應對,如今既有異度魔皇自己找上門來擔任護法,蒼正好可以趁機加速執行原訂計劃。

 

  能夠想法子化阻力為助力,這位玄宗第一人果然不能小覷。

 

  眼見書生贊聲連連,青年忍不住質疑:「你這麼肯定以棄天帝之尊,會乖乖跟著蒼四處去鎮魂?」

 

  「相信我,他絕對跟。」書生神秘一笑,滿面歡欣。隨即馬上想到蒼不能支援,那麼西武林一事只能自己單獨扛起,還在幸災樂禍、高興著棄天帝竟被蒼牽著鼻子走的雀躍心情瞬間低落,當場垮下臉來,伸手亂抓瀏海:「啊啊,才從天邈峰回來沒多久,就得拋下簫兄自己出門,好不甘心啊!」

 

  「你打算一個人去西武林查案?」揚眉。

 

  「簫兄在釀酒,又走不開。」委屈咕噥。

 

  「新一批果酒剛封罈,暫時不用每日到酒坊去工作。」青年白了書生一眼。「就算酒還沒釀好,你以為我會不跟著你一道走嗎?」

 

  書生聞言,頓時喜上眉梢。「簫兄要跟我一起出門?」

 

  「那是當然。」青年一頓,低聲道:「你現下功體不如以往,連人在家中坐都能碰上天雷劫,若是一不小心查案查到把命丟在外頭,誰來喝我釀的酒?」

 

  青年幾分羞澀的告白模樣,彷彿一股暖流拂過書生心頭。雖然不覺得現下的自己有弱到哪裡去,但向來慣當強者的他,生平第一次被人說放不下心,忍不住覺得既新鮮又感動。

 

  「哇,我的簫兄想護著我耶。」長臂一伸,書生用力抱緊青年身軀。

 

  雪白臉龐埋進書生胸膛,青年喃喃道:「誰教我是戶長。」

 

  「那麼,接下來可否讓眷屬用身體向戶長大人表達隨伴出差的謝意?」伸手抬起青年下巴,書生挑眉相詢。

 

  「好像不管講什麼,最後你總是可以把話題帶到那方面去?」冰綠瞳眸透著果然如此的笑意。

 

  「用各種名目拐簫兄上床,是我這輩子存在的主要目的啊。」書生痞痞笑開。

 

  這一晚,荒城眷屬以具體行動,淋漓盡致地向戶長充份表達感激不盡的心情。

 

  這時的書生與青年,完全沒有料到因為琉璃仙境一封來信所促成的西武林之行,竟意外讓二人再度面臨生死訣別的危機。

 

 

 


 

註:

朱聞蒼日終於如願啃到簫中劍的故事,收錄於《朱顏》實體書中。

另,吞佛與宵遠渡東瀛的故事,收錄於
《續無間》一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