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07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神 05 魔神的兒子很困擾(中)

                魔神

                之五

             魔神的兒子很困擾-

 

  天地有序,萬物有時;自然造物大多具有感應天年的本能,該走的時候,知曉自己時候已到,離去時有憾無怨,不會對自然界靈力平衡造成太大波動;但每當巨大災害發生,總會一舉消滅許多時辰未至的造物,生者僥倖逃生驚魂未定,逝者懵懂未知流連塵世,而萬物之靈──人類,意外罹難時所牽引的負面能量往往比其他生物來得劇烈,須要舉行儀式以求回復自然平衡。

 

  鎮魂,除了安慰生者沉澱悲傷,更為引導亡者步上歸途。

 

  磐隱神宮一役成功擊退棄天帝後,蒼便以玄宗領袖身份要求苦境境內玄宗分支,負責聯絡各地道、釋宗會派門,於災情最嚴重的地區分別舉行召魂、安魂及引渡等大小法會,自己則暫時休養生息蓄積精力,待至招魂作業進行到最後,再出面處理無法以尋常安魂儀式消敉的負面能量──原本一切均按照計劃順利進行,然而情況卻因棄天帝二度下凡起了變化。

 

  自棄天再現之後,天邈宮連日接到分支輪番回報尚未處置完畢的負面能量非但異常波動,且有增強趨勢;基於有棄天帝在旁干擾,自己不可能再靜心休養蓄能,蒼索性決定親身壓陣,提早下山舉行鎮魂之典。

 

  一向被動的玄宗道子一旦決定採取主動,立即展現出不亞於當日領導除魔大業的執行力。朱簫二人動身前往西武林調查銀鍠朱武現身傳聞的同時,蒼正披星戴月趕赴東武林一處古寺。

 

  在相距古寺一箭之遙處停步站定,道子側首回眸,向身後空無一物處開口。「魔皇還要跟來麼?」

 

  『不跟了,一進去就讓老和尚嚥氣,沒意思。』

  心音直入道子腦海,透著幾分意興闌珊的無趣。

 

  棄天帝隱身跟隨蒼四處奔波已近半月,到訪地點不外乎道觀佛寺,一開始魔神還貼身緊跟,卻接連讓等著交代臨終遺言的兩名道長及一名佛僧,因為挨不住魔神之氣,見到道子的瞬間便撒手人寰。來至東武林已是第四站,雖然什麼事都沒做就能消滅人類好像也不錯,但見蒼手中緊捏從三位逝者處得來的令尺及念珠,魔神決定這一站讓道子自己去處理就好。

 

  魔神一句不跟,讓蒼暗暗鬆了口氣,走至佛寺前叩門,一位中年沙彌隨即應聲而出,口頌佛號後合掌道:「絃首,師尊已久候多時。」

 

  「請帶路吧。」拂塵上肩,蒼頷首,隨沙彌進入寺內。

 

  半時辰後,道子走出佛寺,手上多了另一串念珠。

 

  魔神一眼便知,法物上均凝聚了無法輕易渡化的負面能量。包括先前拿到的令尺與佛珠,每一份充滿負能的法物,都是由一位道行高深的修行者竭盡畢生元功蒐集封印,這些物事,全數等著玄宗絃首親自登門一一點收。

 

  耗盡精力的修行者們,在見到蒼的那一刻,知曉自己負責任務已告達成,後頭自有高手接續處理,安心瞬間,不約而同闔眼西歸。

 

  『天地平衡日久自復,汝等何苦耗費道行多事鎮魂?』魔神頗不以為然。

 

  「坐視不管,任由平衡緩慢恢復,人心動盪難安的結果,不知還會再造成多少無謂生靈塗炭,絕非吾等修道人樂見。」低眼瞅著新入手的蟠龍念珠,蒼喟嘆。

 

  二位玄門道長、二位佛門高僧,交給自己的二把令尺、二串佛珠,分別收納封印東、南、西、北方的負面靈能。四位提早歸天的同修,交到自己手上的,是四份沉重的遺物。

 

  ──道長,老納等人算是佔便宜了,先走一步落得輕鬆,接下來萬事拜託啦。

 

  便在片刻前,盤坐蒲團上等候多時的袈裟老者,珍而重之地將蟠龍念珠交給自己。四位同修中,只有老者撐到與自己講到話,但也就說了這一句,隨即含笑而逝。

 

  神柱斷,天地傾,有人執戈奮起豁命抗魔,有人勉力護持空間平衡。四位修行者竭盡所能爭取時間,讓經歷大戰的道子得以蓄力準備渡化最難處理的負面能量,實乃堅持到最後的無名英雄。

 

  ──請放心,蒼絕不讓尊者們的心血白費。

  道子默默禱念對同修的臨終承諾。

 

  『這些物事,打算如何處置?』魔神心音硬生生打斷蒼的哀思。『單憑你,不可能應付得了。』

 

  「以吾一己之力,當然不可能處理得來這麼多的負面能量。」抬眼望星,道子淡道:「只是這回魔皇特地下凡來找吾,自然不會希望吾輕易送掉一條小命。」

 

  『人間的道者,膽敢要求吾出手相幫?』心音微訝道。

 

  蒼聞言揚眉。「區區負面能量,相信魔皇不會放在眼裡。」

 

  『放不放在眼裡,與出不出手相幫無關。』心音傲然回答。

 

  「說得正是。只不過,魔皇不出手,外人恐怕以為蒼竟在魔皇護法下因故喪命,話要是傳出去……」欲言又止。

 

  『激將之計,用得明顯了。』心音直接道破蒼之本意。

 

  「用法明不明顯,也與計謀受不受用無關啊。」道子黠笑。「接下來,回天邈宮吧。」

 

§

 

  另一頭,聯袂前往西武林的書生與青年,沿途發現只要經過寺廟道宮,無不舉行著各式佛事法會。

 

  裊裊薰煙中,此起彼落的頌經持咒聲匯集無可名狀的能量,伴隨充沛豐盈的人間香火直上雲霄。

 

  透過桃樹寄命轉生、實質上已算晉升為精怪等級的二人,雖然已從素還真信函中得知消息,親眼旁觀這些配合玄宗即將舉辦的安魂儀式而進行的前置法會,心神仍難免為之撼動。

 

  「人類的願力果然不可小覷。」半山腰上俯瞰塵世,出身魔界的書生嘆道。

 

  「人,往往在面對巨大苦難退無可退的時候,才能拋開自我團結一心。」青年若有所感。「只要還有退路,就會有私心。」

 

  「這也是棄天帝最初創造異度魔界的目的──負責持續給予人間巨大苦難的存在。」書生眺望天邈峰方向。

 

  「這一點,異度魔界整體表現向來非常稱職。」輕拍書生肩頭,青年示意同伴前進方向,一面道:「直到你出現。」

 

  「簫兄拐彎抹角說我是敗家子麼?」跟隨同伴沿著小徑翻越山頭,書生紗扇輕搖。「我只是不想按照被安排的路走而已。簫兄不也是如此?該報的仇沒有報,該殺的仇人殺不了,唉唉,同是天涯淪落人,難怪當初相看兩對眼啊。」

 

  「是你硬要一路跟,誰跟你看對眼?」腳步稍緩,青年回眸冷哼。

 

  「簫兄不想我跟的話,直接甩開就行了啊,肯讓我跟,表示簫兄也不是全然無意嘛。」嘻嘻笑,大掌牽住青年外衣長袖。

 

  「你就這麼肯定,我讓你跟、不是因為看你可憐?」瞥眼書生攀上自己衣物的祿山之爪,青年似笑非笑,在書生抗議之前擺擺手,道:「根據素還真的情報,應該就是這附近了。」

 

  談話間,兩人已信步彎過山岰,隨著地形轉折開展,一片不合時宜的盛開桃林映入視線,日頭照拂下,赤紅桃花燦爛枝頭,奪人目光的同時,不知為何竟透著幾分怵目驚心。

 

  書生與青年默契對望,在彼此眼底看見了微詫之色──桃花時節已過,只有天邈峰上二人的本命紅白桃樹,才能像這般不顧季節遞嬗地終年盛開──素還真不惜大老遠差人送信,也要把兩人挖出來查個明白,背後果然別有特殊緣由。

 

  「是說、這紅色好眼熟……」書生收扇走近一株靠自己最近的桃樹,伸手便要觸摸。

 

  憶起前不久天邈宮中發生之事,青年急忙發聲勸阻:「朱聞,且慢!」

 

  「咦?」書生訝異回頭,已然伸手握住其中一枝桃花。「怎麼啦?簫兄?」

 

  「上回隨手亂摸桃花樹的後果,還沒給你教訓嗎?」青年扶額。

 

  「啊哈哈……」書生訕訕收掌,抓抓頭。「啊就順手……你瞧,沒事嘛!」

 

  青年正待接口,一陣低沉快意的暢笑憑空響起,迴蕩林間。

 

  大袖揮過,青年喝道:「來者何人?!」

 

  喊聲方落,狂風忽起,絳色花瓣如瀑灑落,黏附黃土地化為水波紋路,頃刻蕩漾成一方血池。

 

  緊盯著眼前幻術異象,書生腦海閃過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龐,鬢邊頓時隱隱發疼。「不會吧?」

 

  斷斷續續、忽遠忽近的詭譎長笑中,一道似有若無的透明人形自血池內緩緩浮起,隱隱約約看得出來人毛氅覆身,鎏金覆面,手持五芒星咒直指書生與青年。

 

  「二位,久見了。」幻影禮數周到地揖身。

 

  「表弟,怎麼?修羅無間待不住,跑回人世來攪局麼?」書生舉步踏前,看似隨意,卻巧妙擋在青年與幻影之間。

 

  幻影笑意更濃:「是啊,底下沒人陪怪無聊的,想請表兄一道下來玩玩。」

 

  「想帶人走,先問我這把天之焱。」面對書生挺身相護,青年卻不領情,當下趨前與書生併肩而立,手底銀光一凝,沉聲亮出昔日配劍。

 

  「好個威風煞氣的荒城少主吶。」亡靈瞇眼輕哼。

 

  掌按住青年持劍之手,書生搖頭制止:「簫兄,讓我來吧,我跟他的帳剛好一次算個夠本。」

 

  青年眉頭緊蹙:「可是……」

 

  「別擔心,他那套咒術我比你清楚。」書生湊近青年耳畔柔聲開口。「相信我。」

 

  「……好罷。」沉吟片刻,青年勉為其難撤劍退後。

 

  冷眼瞅著眼前二人爭相為彼此迴護,亡靈不以為然地嘲諷:「先來的送死,後來的等死,橫豎是死,誰先誰後,沒什麼好爭的。」

 

  書生側身面對亡靈,手中紗扇一翻化為刀刃,勸告道:「伏嬰師,我藉桃樹轉生,手上這把葬日刀本體,乃不折不扣的鎮邪桃木,當真要打,當心魂飛魄散!」

 

  「倘若魂飛魄散,不是稱了汝等之意?何必一副苦口婆心的惺惺作態?」亡靈不屑嗤笑:「講到耍刀弄槍,我自有臂助,不需親自動手。」

 

  書生聞言蹙眉,想起素還真轉述的情報:「嗯?莫非……」

 

  亡靈不再接話,當下只是捻指施咒,血池裡應聲浮現另一道人形,相較於伏嬰師若隱若現的幻影,第二道人形由虛化實,頃刻間輪廓分明栩栩如生。

 

  迎風張狂的火紅髮絲、赤鱗勾邊的銀白頭冠、紅白相間的戰袍盔甲,不怒而威的凜然樣貌……伏嬰師召喚出的身影,活脫脫便是書生拋諸腦後的昔日形象──異度鬼王銀鍠朱武。

 

  但見鬼王抬步跨出血池,眼眸半闔,無言佇立於二人之前。

 

  瞧來便是伏嬰師帶的這隻「銀鍠朱武」驚動素還真一派了。

 

  上下打量著動也不動的鬼王,回眸瞥見青年閉了閉眼,似在撫平心緒波動,書生空出隻手順摸同伴背脊,一面對著亡靈劍眉深蹙,「伏嬰師,你培養護法的品味真是越來越惡劣。」

 

  「表兄不是最愛自己跟自己打架麼?」亡靈嘻嘻一笑,「伏嬰師只是配合兄長的興趣而已呀。」

 

  「當初恨長風跟朱武本體對打,唬過魔皇的那一架,讓你記恨到如今?」朱聞蒼日搖頭嘆問。

 

  「你也知道,我這人向來沒什麼能耐,就是記性好。」亡靈指指自己腦袋,回應道:「讓我想想,當日朱武拿的是哪一把兵刃呢?啊、是了。」

 

  咒術師指間五芒星咒憑空焚化,鬼王掌中登時凝出一柄神兵。

 

  「斬風月拿來斬桃花好像不錯,表兄以為如何?」亡靈歪頭徵詢,彷彿接下來的場面不是捉對廝殺,而是上館子挑選菜色一般。

 

  確認青年神態已恢復如常,書生方才側眼回瞪。「不管哪一把,砍你都正好。」

 

  「哎哎,這麼冷淡,真教人傷心。」亡靈幽幽淺笑。「先解決掉朱武,再來煩惱怎麼對付我罷,親愛的表兄。」

 

  伏嬰師形影飄然移至桃樹枝頭,花瓣簇擁中懸空而坐,好整以暇。

 

  「朱聞,還是讓我來。」目光片刻不離鬼王,銀髮青年沉聲道。

 

  「不成,兆頭不好。」書生回絕:「拿著斬風月的銀鍠朱武對上簫中劍,光是天邈之戰一次就太夠了,我不想看到歷史重演。」

 

  「拿著葬日刀要跟人決鬥的朱聞蒼日,兆頭又好到哪裡去?」青年立即反駁。

 

  書生擺擺手:「那次是對上你被伏嬰師魔化,我故意放水打輸要救人啊。」

 

  「天邈之戰,你忘了我最後一式也留招不發?」青年揚眉。

 

  「你留招不發,內傷到的是我,只能一分為二蹦出個恨長風搞破壞,免得自己發狂。」情急之下,書生只得使出苦肉計軟語央求:「簫兄,我寧可自己打自己,也萬萬不想見你再對上銀鍠朱武,算我自私,這一陣讓我來罷。」

 

  自從二人桃樹下轉生重逢以來,書生嘻笑怒罵少提過往,青年只知情人在天邈一戰後,逐步佈局叛出組織,詳情卻從未細聞──書生不想說,他也就不多問,冷不防聽書生親口坦誠當日自己留招殉死的影響力,一向臉嫩的青年不由得當場動容。

 

  「朱聞……」

 

  話聲未盡,簫中劍一雙冰綠瞳眸旋即被朱聞蒼日伸掌遮個密密實實,嗓音略顯喑啞地低語:「簫兄,眼前局面還沒收拾,你這麼看我,會讓人分心。」

 

  青年頓時赧然,連忙別過眼,身子一縱撤出血池範圍,持劍守在桃林邊緣。

 

  樹梢上的亡靈不耐煩地問:「怎麼?終於決定好誰先送死了麼?」

 

  厚著臉皮成功勸退同伴的書生轉身睨視亡靈,手中葬日刀凌空一揮,諷道:「伏嬰師,你養成的護法仿銀鍠朱武到底有幾分像,耍個幾招,讓我這本尊親自鑑定看看。」

 

  亡靈笑彎眼,語帶雙關地回嘴:「放心,這隻朱武跟本尊相似的程度,絕對讓表兄滿意得要命!」

 

  亡靈催動手中五芒星咒,原本半闔眸的鬼王倏然睜眼,斬風月以雷霆萬鈞之勢,朝著書生凌厲砍去,書生橫舉葬日相擋,兵刃相交瞬間,一道閃電從天空直劈而落,光團乍現,瞬間吞噬兩人身形。

 

  「朱聞──?!」「哈哈哈哈──朱武,你果然中計!」

 

  震耳欲聾的轟然雷響,同時淹沒青年的焦急呼喊與亡靈的得意笑聲。

 

§

 

  天邈宮中庭,將四件法物於陣式中央几案擺置妥當,相準人間香火最盛時分開始施行鎮魂陣法的玄宗道子,陣式施行後不久,便察覺法物上逐漸出現細碎裂痕。

 

  收容東西南北四方負面能量的法物,乃四位道行高深的修行者以畢生功力封印而成,原本應在三天三夜的鎮魂式後方隨著負面能量完全淨化而崩解,但四件法物同時產生變化,甚至提早瀕臨毀壞,代表天地平衡再度遭受到擾亂。

 

  蒼眉頭深皺,趁著施陣空檔屈指默算,推估出變動來自神州西部。如今放眼天下,誰有能耐做出這等事來?

 

  道子抬眸看向凝立紅華桃樹下的首要嫌犯,後者自從回到天邈峰後,便獨立該處觀看烏雲密佈的天空,對道子忙碌之舉似是毫不在意,半晌未動。

 

  會是棄天帝所為麼?

 

  蒼搖搖頭──如同自己的任何行動都瞞不過魔神一般,魔神有任何輕舉妄動也瞞不住自己。道子十分肯定,此時此刻,神州西部另有古怪。

 

  佈下結界暫時護住四件法器,玄宗絃首正在思忖是否繼續執行鎮魂式時,但見魔神緩緩伸掌撫貼紅桃樹幹,同時間西方天空閃電大作,隨之而來的轟隆雷聲中,紅華桃樹轉瞬花色盡墨!

 

  道子箭步衝前,幾乎踏上陣式邊緣,及時想起自己三日夜無法踏離鎮魂陣式方寸範圍,連忙收步,倉皇抬眼,對上魔神莫測高深的金藍異瞳。

 

  難道自己料錯?棄天帝竟能瞞得過自己另外佈局加害朱武?

 

  駭然打量姿態詭譎的墨色桃樹,道子白虹上手,劍氣直指異度魔皇,沉聲道:「棄天帝,這究竟怎麼一回事?!」

 

  『朱武魔化了。』魔神平靜收掌,對道子的怒火不置可否。

 

  「是魔皇所為?」道子單刀直入地追問。

 

  『這句質問,未免讓吾失望。』瞥了道子一眼,魔神冷然轉身。

 

  棄天帝出乎意料之外的反應讓蒼心中起疑,定睛細瞧,發現屬於棄天帝的那株湛黑桃枝與瞬間變色的其他枝幹明顯不同,前者整株純然漆闇,後者卻像是硬生生沾染墨色的桃紅,比起全黑,不如說是慘灰更為貼切。

 

  略略平復一時激憤的心緒,蒼抱拳開口:「恕蒼魯莽,敢問魔皇,可知背後操縱的人是誰?」

 

  棄天帝微微側首,不冷不熱地道:「與其煩惱朱武,先擔心你那幾件破東西吧。」

 

  魔神口頭警告的同時,道子頸後寒毛豎起,立即感應到方才佈下防止法物進一步毀壞的結界正在崩解,尚未完成淨化的負面能量片刻間便要破封而出。

 

  「伏天王‧降天一‧日天成就.風火金雷.敕令神封!」

 

  道子捻指持咒,玄宗罡印應聲立現,隨著道子引導加諸搖搖欲墜的陣式之上,孰料陣外狂風忽起,墨色桃樹隨即散發濃烈妖邪之氣,與陣內負面能量互相拉扯呼應,內外夾攻下,蒼一聲大喝,持咒雙掌兩分,一邊防止陣式被破,一邊阻擋墨桃妖氛。

 

  陣式內四件法物收容之負能隱隱匯集成一股龐然怨氣,與陣外妖氣之間牽動吸引益發強勁,遭受兩股能量前後交夾,饒是修為不俗的玄宗絃首亦感到吃力,巨大壓迫下臟腑受到衝擊,嘴角沁出血跡。

 

  便在道子無暇他顧的當口,耳邊似乎聽到一聲幾不可聞的輕哼,眼角餘光只見黑袍身形慢條斯理緩緩飄移,堂而皇之踏進鎮魂式範圍。

 

  魔神一入陣內,結界登時立破,內外兩股能量雙雙朝向魔神穿陣造成的缺口激烈對撞,爆開炫目白光!

 

  風雲變色,天地動盪,四件法物應聲而碎的同時,道子口噴鮮血,硬生生震離數尺之外。

 

  「棄天帝?!」

 

  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未炸得粉身碎骨的道子,瞇眼望向白光匯集的一點,當場矯舌不下。

 

  不會吧?自己早先的激將之計,竟然真的成功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