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07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神 06 魔神的兒子很困擾(下)

                魔神

                之六

             魔神的兒子很困擾-

 

§

 

  桃林中,書生提劍與鬼王兵刃交接瞬間,一道閃電從天擊落,白光過後,書生身形不由自主地與鬼王疊合,輪廓逐漸透明終至消失,身著戰袍的鬼王像是吸收了書生的生命力一般,原本黯淡的雙眸頓時閃爍出血紅光彩。

 

  另一頭,懸坐樹梢上的咒術師身形變得明顯,不再忽隱忽現。

 

  「伏嬰師,這一切都是你的計謀?」青年飛身縱前,舉劍質問:「朱聞被你拿去餵養護法了?」

 

  「看清楚了,簫中劍,這不是餵養,是回歸。」伏嬰師冷笑。

 

  「嗯?」青年蹙眉。

 

  「聖魔元胎三魂雙體,當初磐隱神宮一戰中,銀鍠朱武自斷魔鍊被魔皇吸收,後為蒼拉回,死在蒼手下的只是其中一魂一體,餘下的二魂一體,一魂因緣際會隨你桃樹轉生,一魂一體被魔皇帶回六天之界。」咒術師以得意口吻娓娓道來:「眼前這位可是貨真價實的銀鍠朱武本尊,前來收取當日丟失的一魂。」

 

  「朱聞不可能任你擺佈!」青年劍客斥道。

 

  咒術師張開毛氅,復又橫過胸前,「放心,基於朱武昔日背叛魔界的前車之鑑,我早有萬全安排。」

 

  咒樹師以指碰唇,頌唸咒語,頃刻間烏雲層疊遮蔽天光,無邊無際的黑暗自桃林外緣向內逐步掩蓋瀰漫,赤桃花瓣被黑暗暈染成墨灰之色,連紅髮紅袍的鬼王也瞬間蛻化成黑髮黑袍的樣貌。

 

  「簫中劍,覺不覺得此情此景有些眼熟?」咒術師故作親切的語氣中帶著明顯的惡意。「跟上次不一樣的是,這回魔化的對象掉換過來了,畢竟一模一樣的戲碼,再打一回也沒意思,是吧?」

 

  盯著鬼王額前浮現的五芒星圖騰,青年不禁緊咬牙關。「往日你要他回魔界坐鎮指揮中原,如今魔界已滅,你還要他做什麼?」

 

  「滅族之魔不該這麼逍遙快活,我要他過得痛苦……」咒術師下巴微抬,一字一句地道:「我要他一無所有,我要他悔不當初!」

 

  「一味相逼有何意義?為何不放過他,也放過你自己?」

  料定相勸無用,青年仍忍不住開口。

 

  「當初他若未背叛,聽從魔皇命令指揮到底,異度魔界不會消滅。他虧欠太多,辜負太多,我只是權充討債代表而已。」咒術師冷哼。

 

  「我聽朱聞提過,當日異度魔神佈局砍斷神柱,將天地失衡的巨大能量引進天魔池,好讓祂得以提早下凡時,異度魔界業已註定步向滅亡一途。」青年搖頭。「朱聞說他到後來才想通,但你應早在佈局之初,便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他當真什麼都對你說了。」咒術師表情殊不可測。

 

  「你不否認,表示朱聞推測正確無誤。」事涉同伴生死,青年難得話鋒犀利起來:「冤有頭,債有主,你的虧欠與辜負,怎能要他人為你頂罪償還?」

 

  「當初朱武不臨陣倒戈,魔皇順利消滅人類後,自會創出新的魔界。」咒術師昂首:「朱武也勢將在我輔佐下,再造異度盛世!」

 

  「聽起來,你期望中的朱武,與我認識的朱聞,不是同一個人。」青年喟嘆。

 

  「你以為與你交好的朱聞蒼日,才是銀鍠朱武的真性情?」面具底下鳳眼微瞇:「我就讓你看看,除去朱聞這層虛偽的表皮,鬼族朱武原本的面目是什麼!」

 

  五芒星咒指間燃盡,咒術師飄向血池中央,連頌咒語驅動鬼王展開攻擊。但見鬼王一掌向天吸納黑暗能量,執刀之手凌空砍落,伴隨宏亮喊聲,絕招立出:「一斬風月!」

 

  面對魔化鬼王突然發動的攻勢,青年偏頭險險躲過銳利刀氣,任由斬風月削去幾絲銀髮,一個翻身,手中兵刃瞬間變化形狀,凝成銀柄長兵,相抗劍招後發先至:「天無語!」

 

  對招過後,雙方各據一方成對峙之勢。

 

  青年翻轉劍柄,感受著久違的手感觸覺,一面淡淡苦笑,對著明知不會回答的同伴道:「雖然都只是桃木化成,想不到竟有拿著『涅磐』再與你『斬風月』對上的一日啊,朱聞。」

 

  面對簫中劍的感嘆,黑袍鬼王執刀在手,不為所動。

 

  斜眼瞥向血池中央正忙著持咒遙控鬼王的伏嬰師,青年知曉自己必須先盡全力打倒面前的魔化朱武,才有機會挽回屬於自己的朱聞蒼日。

 

  「該我了!」收拾心情,青年手捻劍訣,凝氣出招──「天意無私!」

 

  鬼王霸氣橫刀,沉聲低喝:「氣雙流‧貫天擊‧一斬風月!」

 

  熟稔合拍的絕招相對,喚醒沉澱已久的過往記憶,在伏嬰師計謀策劃下,天邈一役,桃林再現。

 

§

 

  天邈宮中,因內外能量夾擊而遭到破壞的玄宗鎮魂陣式裡,爆炸光線消退後,蒼伸手抹去嘴角血跡,睜眼看清為自己擋去劫難的身影,當場不禁愕然──擋在他身前的,乃是形貌顏色瞬間變幻的魔神。

 

  白色棄天帝。

 

  那是只有在磐隱神宮一役,三教頂峰受神人指點驅除五濁惡氣後,於棄天帝使出風雷雙式時,合力併以開天之招、極光之式召出神之光華,方令魔神逆返而現的天人之姿。

 

  比起暗黑魔神顧盼躊躇的囂張狂傲,白色棄天帝顯得威風凜凜、神氣逼人。

 

  「棄天帝……」道子猶豫開口。

 

  魔神恍若未聞,維持一貫神愛世人的姿勢,垂眸望向兩邊手心各自收束掌握成團狀的負能及怨氣。

 

  『嗯,原來如此,倒是有點意思。』魔神心音喃喃。

 

  「魔皇明白了什麼嗎?」道子連忙追問。

 

  『趁火打劫,不值一提。』魔神哂道。

 

  若非相處多時,蒼幾乎錯過魔神金藍雙瞳閃過的一絲狡黠之意。

 

  「神州西部異變,朱武桃樹盡墨,連帶吾擘劃之鎮魂陣式遭到破壞,對此一切,魔皇一句不值一提便想一筆帶過?」道子大膽質問。

 

  『兩種選擇:要解決、還是要解釋?』魔神挑眉。

 

  道子語氣一窒:「這、魔皇何不兩全其美?」

 

  『即使異度子民,也不可能有求必應。』魔神心音悠然。『動搖天地平衡的負能與怨氣,想以陣式安魂渡化耗時耗力,本皇出手可免去汝未來百年苦勞。』

 

  面對魔神誘人提議,掙扎片刻後,道子決定為了蒼生泰平,暫且壓制自己追根究柢的念頭,當下咬牙抱拳一揖:「……有勞魔皇。」

 

  『聰明的選擇。』

 

  贊許地瞥向蒼一眼,魔神移至墨色桃樹旁,運氣雙掌,只見兩團負能怨氣逐漸由濃黑轉淡灰,再由淡灰轉為青白,隨即注入桃樹樹幹之中,隨著青白之氣的貫入,沾染桃樹的墨色漸褪。

 

  負能怨氣離掌同時,魔神再度回轉暗黑的逆天形態,恬然負手仰望烏雲漸散的神州西方。

 

  『再來,就看那不肖子的造化了。』

 

§

 

  他是銀鍠朱武、領袖群魔的鬼族之主、衝鋒殺陣的異度戰神。身後一如以往由伏嬰師護持壓陣,面前對上的是難得棋逢對手的敵人。

 

  能與他鏖戰多時的高手原本就不多,負傷數處仍能屹立不搖、對招功力絲毫未見減弱的,更是屈指可數。

 

  恍惚中,他竟覺得,眼前的敵手彷彿已與自己過招千百回似地,對自己的招式了然於胸,才能在運息使勁上配合得絲絲合拍。

 

  「不問歲月任風歌!」

  「天赦罪!」

 

  絕招交手,對方抓住錯身而過的瞬間,在自己耳邊低聲一句:「朱聞蒼日,你打夠了沒?!」

 

  鬼王蹙眉側首,瞪了敵手一眼。「吾乃銀鍠朱武。」

 

  莫名其妙的耳語,代價是斬風月在劍客頰邊多添一道血痕。

 

  「對方倒行逆施,滿口胡言亂語,主君毋須多慮。」血池中央的伏嬰師遙遙傳語。

 

  「朱聞,孰敵孰友,你張大眼睛看個清楚!」挽劍耍了個虛招,劍客反手一掌擊向血池。

 

  鬼王當下以攻代守企圖回防咒術師,招數端地後發先至──「神之擊‧貫天神印!」

 

  劍客情急之下勉力回掌相抗──「虛無飄渺!」

 

  兩道強大掌氣衝擊下,激起血池蓬蓬水花。鬼王適時將咒術師護在身後,橫刀對向敵人。

 

  「多謝主君搭救。」伏嬰師張氅躬身,道謝語氣異常宏亮乖順。

 

  鬼王擺擺手,示意咒術師閃遠點;回頭對上劍客似怨似嗔的奇特眼神,心中竟是一動。

 

  「……你是誰?你口中的『朱聞』又是誰?」停招不發,鬼王第一次感到疑問。

 

  「我只是個傻人。」劍客苦澀應答:「而朱聞……跟我一樣,或許還更糟……是個做出承諾卻記不住的傻人。」

 

  敵手的回答,不知為何令鬼王突然沒來由地滿懷不悅,感覺到自己腦海中似乎有一大片的迷霧,與眼前敵手密切相關,自己卻不知從何著手。

 

  便在鬼王垂首思忖時,耳邊傳來伏嬰師加持頌咒之聲,當下只覺對劍客滿腹殺心又起,其餘閒事毋須深究。

 

  當鬼王橫刀胸前正欲再度發起攻勢,天際響起幾聲悶雷,驀地閃電落下,不偏不倚再度擊中鬼王天靈!

 

  一股不容拒絕的力量,伴隨閃電劃破他意識中的迷霧──朱聞蒼日!他怎能忘記這個名字?!

 

  ──銀鍠朱武已死,留在世間陪伴簫兄的,唯我朱聞蒼日!

 

  清醒瞬間,他意欲停戰,卻發現自己軀殼完全不受意識控制地執意與傷痕累累的簫中劍極招相對,而且打鬥過程似曾相識。這才迷迷糊糊地想起,先前與伏嬰師控制的護法一交手,便當場失去意識。

 

  伏嬰師這回又把歪腦筋動到自己身上了?根據以往經驗,自己會跟簫中劍打起來,肯定是這小子搞出來的場面──雙方對打招數完全重現天邈之戰,與上次不同的是,他察覺得出簫中劍未盡全力,真正殺意反而對準自己身後。

 

  「虛返其實!」

  「納真神訣!」

 

  換招過後的空檔,他藉由翻身騰飛看到血池旁一道鮮明的靛藍身影,證實自己的推測──伏嬰師果然精心安排成功操縱自己的身體,藉以抵擋簫中劍的攻勢。

 

  眼、耳、鼻、舌、身、意,六識中,只有意識屬於自己。

  該如何是好?

 

  躊躇間,念頭電擊般閃過。

 

  唯一的機會,便是配合簫中劍打到最後──天邈之戰的最後,當年簫中劍刻意留手、在自己手中賠上一命的最後一招。

 

  他絕不讓歷史重演,只是……

 

  對著映入眼簾的負傷劍客,他滿懷憐惜與不捨──恐怕這回要讓簫兄難過了……

 

  眼見青年涅磐指天,他感覺得到自己單掌吸納天地之氣,執刀蓄招。

 

  絕式相對,勝負瞬息。

 

  「無吾無私、無念無求、捨己存道、天之見證!」

  「納真神訣‧一任天風蔽月明!」

 

  他盡全力專注在執刀之手,於最後一招即將發出時用盡全力干擾,令得刀鋒輕輕巧巧貼著青年劍客脅下而過,僅只劃破皮衣袍袖。

 

  沒料到鬼王突如其來的對招變化,青年劍客駭然看著自己手中神兵直挺挺扎進鬼王毫不迴避的胸膛。

 

  隨著嘴角溢出的鮮血,銀鍠朱武額前五芒星頃刻消退,黑髮黑袍當場化回烈豔至極的火紅之色。

 

  青年劍客當場兵刃撤手,意念凝成的桃木神兵隨即消失無蹤,在鬼王胸口留下一道實實在在不斷冒血的窟窿。

 

  「……朱聞!」伸手牢抱搖搖欲墜的對手,青年心碎欲裂地吶喊出聲。

 

  拼著致命重傷,一舉奪回軀體主控權的紅髮鬼王慘然笑開:「上回是你,這回換我,簫兄,我們這樣算不算扯平了?」

 

  「朱聞蒼日,你這個傻子!我不准你死!」

 

  青年劍客淚眼迷矇中,紅髮鬼王吁出一口長氣,緩緩闔上雙眸。

 

§

 

  鬼王因天雷而覺醒、試圖擺脫咒術控制的同一刻,伏嬰師只覺一股無從抗拒的強大威力,迫使自己無法繼續持咒,稍微閃神便完全失去對鬼王的心識控制。

 

  正當驚疑未定時,決鬥瞬間翻盤,一路居於劣勢的武痴傳人兵刃竟刺穿鬼王胸膛,看著鬼王癱倒劍客懷中的景況,伏嬰師震懾程度並不亞於親自動手的簫中劍。

 

  眼見步步佔得上風的必勝之戰,為何落得滿盤皆輸?

  為什麼每回事情扯到朱武,事態發展總是不受自己控制?

 

  獃然看著昏死劍客懷抱中的鬼王,伏嬰師不由得迷惘起來。

 

  直到青年劍客緩緩將鬼王身軀放倒血泊之上,伸袖抹乾臉上血淚夾雜的水痕,手中再度凝出涅磐,一步一腳印地朝自己走來,伏嬰師才猛然察覺已錯過悄然遁逃的最佳時機。

 

  「朱聞若有命在,還能為你說情,只是他現下已無法開口……你還有什麼想交代的?」青年眼露凜冽殺機,慢條斯理地問道。

 

  「當年若非朱武執意解開血毒,你絕對能成為出類拔萃的一方之魔。」

  面對鎮邪桃木化成的神兵,亡靈咒術師毫無懼色。

 

  「伏嬰師,魂飛魄散前,你想說的就這些?」青年冷笑,手挽劍花。

 

  咒術師搖搖頭,坦然闔眼。

 

  青年含恨挺劍刺出,流螢也似的銀光自斜後方突現,噹地一聲巧妙擋住涅磐滅魂一劍,只是擋得住劍身擋不住劍氣,失去力量的咒術師被劍氣所逼,當場昏厥過去。

 

  簫中劍還來不及回頭探看何人插手,整副身軀便被人結結實實緊緊熊抱。

 

  隔著衣袍傳來的,是再熟悉不過的微燙體溫,鑽入鼻中腦間的,是再熟悉不過的微醺味道。

 

  「朱聞……你沒死?!」

  拋下兵刃,青年倏然轉身,用盡力氣深深回抱,嘴邊溢出顫抖的嘆息。

 

  「簫兄不准我死,我怎麼敢拋下你先烙跑?」

  大掌捧住青年臉頰,書生溫柔輕拭情人臉上污痕。

 

  「你胸口的致命傷呢?流那麼多血不礙事麼……?」青年急切伸手便要扯開書生胸襟一探究竟。

 

  「哎,簫兄別忙著剝我衣服。拜伏嬰一番鬧騰所賜,我意外收回一魂一體,加上本命桃樹有貴人相助,很快便止血生肉啦。」書生拍拍胸脯,隨即苦著臉道:「對不住,匆忙之間我只想到這個讓你捅我一劍破除咒術的爛方法,讓你擔心了。」

 

  越過書生肩頭,看著逐漸消散不見的血池與不知何時恢復本色的桃林,青年想起書生方才差點成真的臨終遺言,蹙眉道:「這種事沒有什麼扯不扯平的,以後不准再玩這招!」

 

  「那是自然。」書生用力點頭,側首看向身後懸空飄浮暫時失去意識的亡靈,續道:「……簫兄,雖然伏嬰師壞得可以,我還是沒辦法看著他就這樣被桃木砍到魂飛魄散。」

 

  經書生提醒,青年這才想起咒術師仍在身後等待處置,當下赧然收起環抱書生的雙手,略略退開,「既然你平安無事,由你處理,我沒意見。」

 

  「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眼前這隻冤親債主,就當成我們上天邈宮的伴手禮吧。」

 

  姆食二指搭上下巴,書生歪著頭打量尚未醒轉的咒術師,燦笑瞇眸。

 

 

 

---

 

某月的哀號:

 

終於把這一段寫完了!!!!QAQ

 

朱簫對決前後竟然寫過三種不同的版本,

當年簫少領便當為了安慰我家簫少寫了一版KUSO的,

朱顏寫了一版正經悲傷的,這次又寫了一版魔化的,

是有多愛這對CP~~~(淚滾)

 

接下來終於要開始正式棄蒼戲碼了!!!!!!!(天啊已經第7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