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夜月曙星同人誌、札記、COS照集結處
  • 207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神 08 魔神的驕傲很受傷

                魔神

                之八

             魔神的驕傲很受傷

 

  「如今的棄天帝,並非完全體。」

 

  定錨事件後數日,朱聞蒼日坐鎮天邈宮看顧身心受創的蒼,以防萬一被刺激過頭的道子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另一方面,簫中劍出面協調琉璃仙境,正在藏龍不宜出面的素還真,當下啟動緊急應變機制,將消息傳至雲渡山,由百世經綸一頁書親訪天邈峰,實地瞭解事件狀況。

 

  昔日以一招「八部龍神火」重創魔神的中原僧者,與異度魔神不近不遠地打過照面後,琢磨片刻,要求與蒼單獨會談。

 

  蒼領著僧者來到崖邊涼亭,後者方登亭入坐,便語出驚人地如是斷言。

 

  論起佛魔對抗,乃一頁書專精領域,如同素還真之於「死而復生」這檔專門技藝,擔了第二,放眼武林沒人有能耐敢排第一。

 

  「佛友此言,必有緣由?」道子奉茶後,方開口相詢。

 

  「前來天邈途中,吾已聽簫中劍大致說明來龍去脈,得知此次現身天邈峰的棄天帝,乃因你而渡世,方才一個照面,吾察覺今次棄天帝,與當日藉由聖魔元胎下凡,不可同日而語。」僧者一面開口,一面遙望山崖下方、正在中庭桃華樹旁的黑袍身影:「據吾推測,現下的棄天帝應是遇強則強,遇弱則弱,不曾對你使出重手殺招?」

 

  道子回想當日與魔神的對戰,遲疑頷首。

  「吾以為是棄天帝缺乏殺機,才沒下殺手。」

 

  「另一種可能,不是他不想殺,而是他不能殺你。」僧者搖搖頭,分析道:「棄天帝選擇定錨於你,是不得不為的選擇,如同祂自身所言,黑色桃枝只是通道,此番祂能下凡的另一個主因是你所施加的法印,卻也因為你這道法印,而有所侷限,定錨之舉,乍看之下似乎是你遭祂糾纏,事實上,祂同樣受你所制。」

 

  道子聞言沉吟。「如此說來,上回棄天下凡,短短時日內天下大亂,這回到目前為止,除了在我身邊跟前跟後,的確沒出過什麼事……」

 

  僧者微微點頭:「畢竟絃首乃道行精深的修道人,與沒有自主意識的聖魔元胎不同,不可能輕易受棄天帝操控主宰。」

 

  「只是人神殊途,讓祂跟在身邊,仍怕夜長夢多……」道子隻手撫胸,無奈嘆息。

 

  「昔日佛門同修一步蓮華,將自己魔性逼出,造就魔者襲滅天來,兩人糾纏多時,到最後合而為一,入輪迴再修。絃首個性淡泊光明,此次棄天帝定錨絃首心頭,不妨視為上天賜予的心魔考驗,若能過得此關,或許能切斷二人之間的牽連。」僧者直指道子心口。

 

  「將棄天帝視為自己的心魔……」

 

  道子垂首斂眉,隱隱感覺胸口三枚黑色花瓣印記處正在火辣辣地灼燙,顯然印記的主人正在提醒自己對亭中會談的不滿。

 

  「棄天帝會選擇絃首,必定有祂的理由,只要找出這理由,便能找到弱點加以驅除。」拂塵上肩,僧者明快地道:「雖然狀況不同,一步蓮華做得到,絃首若有決心,相信也能做到,沒有迫在眉睫的危機,以命相搏絕對是最後下下之策。」

 

  道子抬眼,坦率道:「看來日前是吾反應過度,有勞佛友為此遠道相訪。」

 

  「當局者迷,關心則亂,吾只是以旁觀者的立場,適時點醒絃首而已。」僧者淡淡微笑。

 

§

 

  同一時分,數日來負責看護玄宗道子、強自忍耐煩悶心緒的朱聞蒼日,在簫中劍順利搬請一頁書前來諮商後,硬是拖著同伴進入離中庭最遠的一處廂房,抬腳踢上門扉,暫時遮掩異度魔神那似乎無所不在的視線,熊臂一張用力撲抱,將青年推倒在床,埋首胸口亂蹭。

 

  「簫兄,我推人下火坑了啊……我這回又對不住蒼了啊啊啊……在他面前我不忍心火上添油,講些於事無補的懺悔,只是……一切都是我的錯,倘若我不要賭那麼大,二話不說就把黑桃花給斬了,事情不會搞到這麼糟的地步,如今他恐怕要被我家那死老頭陰魂不散纏上一世人了啊啊啊……!」

 

  面對書生顯然憋了好幾天連珠炮也似的發洩,仰躺榻上的青年劍客輕輕一嘆,伸掌拍拍同伴背心,溫言道:「棄天帝不是說,定錨也只能留在人間百年?最壞的狀況也就是被纏百年,我們一起照看著些就是了。」

 

  「……老頭講的話能信嗎?」書生陰暗抬眼,「簫兄,你是老實人,沒什麼奸巧的心思,那個死老頭可是慣戰沙場的老手,不能明打就來暗招,什麼定錨百年,十之八九肯定是為了阻止蒼當場橫劍自刎的胡話,只是我若執意戳破,蒼可能真的會當場自盡省時省事,到頭來我斬了桃花,卻害了蒼一條命,都是我的錯,嗚嗚嗚……」

 

  「…………」

 

  看著始終哭喪臉的書生,青年毅然抬手巴向同伴後腦勺,「哀夠了沒?」

 

  「簫兄打我?」歪頭摸摸腦袋,書生當場一愣收淚。

 

  「上回你退化成孩童模樣,動不動大哭的時候,我便想這麼做了,只是當時打不下手,剛好有機會補回來。」青年揚起嘴角:「就跟你自己說的一樣,現下講這些也於事無補,不如收乾淚水,想想補救之道吧。」

 

  「我知道,只是忍不住發洩一下,心情比較舒服。」書生揉揉鼻子,回攬同伴腰身。「每回遇到死老頭耍手段,總是讓人一肚子悶氣無處發。」

 

  陪著書生斜倚榻上,青年忽然想到一事,「是說……先前棄天帝現身天邈,你置道長於不顧,帶著我連忙爬窗逃跑,當時也沒見你這麼有同情心?」

 

  「此一時,彼一時。」書生咳嗽一聲,赧顏道:「之前我被那死老頭從頭釘到尾,說有多慘就有多慘,上回祂再度現身,我被搞得要死不活,在拿不準祂到底是不是還要針對我之前,當然先跑得越遠越好。之後確定這回的目標是蒼,加上又機緣巧合收回一魂一體,功體提升,有能力幫忙當然還是得回來幫。」

 

  「你對道長的義氣,是有能力才做,盡力而為就是了?」

 

  青年聞言恍然,胸口不禁一暖──看來當初銀鍠朱武與玄宗絃首果然是基於現實考量的戰略盟友,相較於朱聞與自己的過命交情,理智與情感的比例有顯著不同。

 

  書生坦然頷首,忿忿捏拳:「沒想到被那老頭擺了一道,竟然幫上倒忙!」

 

  真是陰溝裡翻船!

 

  「對抗棄天帝的大戰我沒能參與,光只是看現下的棄天帝,似乎沒有危害人間的企圖。」按下心頭綺思,青年道出累積數日的疑問:「如果不送神歸位,只是讓祂跟在蒼身邊,這樣不成嗎?一定要趕祂回去嗎?瞧伏嬰師的模樣,似乎棄天帝所處的六天之界,並不是什麼好待的地方……」

 

  「簫兄,你竟然同情那老頭!」書生大驚。

 

  「這句話你可能不愛聽──依我看,你跟祂其實蠻像的,尤其是在任性固執這一點上……」青年哂道。

 

  「呸呸呸,我哪裡跟祂有像?倒了八輩子的楣才跟祂有像!」書生一把抓住青年肩膀,「簫兄,你這句太恐怖了,趕緊收回去,來,讓我用嘴唇幫你擦乾淨……」

 

  反手擋住書生狼吻,青年搖頭:「先別忙,我是認真的。在無法送神歸位的前提下,蒼與棄天帝之間能夠完滿解決的方式,只有一條路可走……」

 

  「你的意思是勸蒼死心,高高興興接受棄天帝跟在身邊?」

  書生不可思議地道。

 

  「開心快活也是過日子,悽慘悲苦也是過日子,如果甩不開,也沒什麼害處,那接受祂在身邊又何妨?」

 

  轉頭朝向中庭黑袍身影凝立處,青年喃喃道:

  「你不覺得,棄天帝的背影看起來有幾分寂寞麼?」

 

  寂、寞?

 

  書生聞言一愣,嘴巴張合數回,一時之間竟不知該怎麼接話才好。

 

  從小到大在天魔池畔接受指導,到最終磐隱神宮前捨命對決,自己壓根沒想過把棄天帝與寂寞二字連在一起,只是被同伴這麼一說,這個形容詞彷彿再適合不過……

 

  可惡,這個關鍵字詞打到他了!當初自己會跟簫兄一拍即合,也是因為嘗過溫暖的友情,才知孤獨的寂寞。

 

  哇咧,這下子他可得想辦法好好把棄天帝推銷給蒼,省得一向心軟的簫兄哪天提議要把老頭子迎回家含飴弄兒共享天倫!

 

  「……簫兄,我斬的是他那株黑桃,不是斬我自己的紅桃,你可千萬別被那老頭勾走啊!」瞬間下定決心的書生死命抱住青年,用力摩蹭。

 

  青年好氣又好笑地再度伸掌巴向書生腦袋。「想太多!」

 

§

 

  朱簫二人耳鬢廝磨片刻後,顧慮涼亭會談尚在進行,不敢多耽擱時辰,互相克制著走出廂房,正好遇道子與僧者商討告一段落,青年劍客堅持有始有終地送一頁書下山,臨走前向書生使了眼色,後者默契十足地會意頷首。

 

  「蒼,咱們到後山走走如何?」

 

  顧忌著中庭狀似閉目養神的棄天帝,書生開口邀約──雖然明知老頭子想聽還是都聽得到,至少走遠一點,眼不見為淨,講起話來壓力不會那麼大。

 

  暫時還不想與魔神面對面的道子吁口氣,不表異議,順著書生引領方向沿著小徑漫步,幾個轉折來到瀑布池塘之旁,日色斜照下,流水簾幕映照著點點虹光。

 

  看著昔日戰友略顯蒼白的臉龐,書生率先打破沉默:「一頁書怎麼說?」

 

  「佛友要我把這次的事當成考驗,驅除自己的心魔。」絃首微微苦笑。

 

  「心魔啊……這麼說來,我想起一事。」書生沉吟。「蒼,你知道神的力量來自何處嗎?」

 

  「嗯?」道子側首。

 

  「天神的力量是自然的力量,所謂蒼天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棄天帝違反天律下凡清理人間,創造異度魔界,從天神貶為魔神,而魔神的力量,有一定程度來自造物們的信仰。因為有異度眾魔的堅定信仰,才能孕育聖魔元胎,讓棄天帝有所憑依,得以數度逆天下凡。」

 

  書生娓娓道來:「上回棄天渡世,吾等合力請神歸位,讓祂來不及在異度魔界滅亡之前,使用再生之力重塑新的魔界,試想,一個失去信眾的神祇,能從何處汲取憑依世間流連不返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說……?」道子睜大眼。

 

  「在你心裡,必定有認同、信仰祂的地方,才會被祂當成目標,藉以憑依;定錨之舉,只是進一步加強了這道牽繫,最初的緣由,或許是因為──你心裡本來就有祂的存在。」

 

  書生正色道:「一頁書要你把此事當做考驗,驅除心魔,換句話說,你若不想被祂牢牢綁住百年,就想辦法讓祂無法繼續存在你心中。」

 

  「玄宗的派門理念,的確與棄天帝意圖達成的最終境界有所相通,我不贊成的是祂的手段,但其想法我能認同,或許便是這樣的念頭,才讓祂有隙可乘。」道子喃喃道:「嗯,這的確是可以著手的切入點。」

 

  「當然,也有另一條完全不同的路可以走……」咳嗽一聲,書生欲言又止。

 

  純然私心的打算,饒是一向厚臉皮的書生,臨到頭來要說出口還是不禁赧顏。

 

  蒼抬頭望向書生,毅然開口:「還有什麼想法,便一次全說了吧。」

 

  書生深吸口氣,道:「棄天帝原本是天界武神,因為看不慣天神對人類的眷寵,逆天下凡清理人間污穢。脫出天界後,祂便自我放逐到非人非神的六天之界,當年創造異度魔龍,故意留下聖魔元胎這個降世之法,除在必要時可以自己下來動手外,也可順便來人間透透氣,如今魔界已毀,不會再有新的聖魔元胎,祂註定永遠困守六天之界。」

 

  「嗯,你之前有提過。」道子頷首。

 

  簡略復習魔界舊事,書生頓了頓,續道:「講白了,那老頭就是那副死硬脾氣,跟天神處不來,堅持自創品牌,搞到孤家寡人鬼神辟易,好不容易下了凡又一副蠻橫欠揍樣,誰看了他都只想圍毆,也沒啥機會交朋友……老頭子手段有時是殘了點,現時也沒那能力下重手,這回這樣不顧一切地纏上你,我想……祂可能真的只是想找個伴,就看你要不要發善心做做善事加減供養起來……」

 

  書生硬著頭皮的提議讓道子當場瞠目結舌。

  「朱聞,你這是勸我接受棄天帝的存在?」

 

  「其實,在發現祂跟伏嬰聯手騙我之前,我跟祂還算聊得來,雖說後來跟祂鬧到翻臉,現下實在沒什麼立場講這樣的話……咳嗯。」

 

  以紗扇掩面掩飾再度的咳嗽,書生強烈覺得自己活像逼良為娼的老鴇,「倘若試過所有方法都沒辦法請走祂,至少還有這項選擇。」

 

§

 

  桃華樹下,黑袍魔神負手闔眸,一派閒適地等著道子緩步走來。

 

  『討論出結果了?』維持闔眼養神的姿態,魔神胸有成竹地問。

 

  「一頁書說魔皇是我心頭之魔,朱聞說我心中早有魔皇存在。」

  道子坦言以告。

 

  『人間的道者,打算挑戰自己的心麼?』魔神單刀直入。

 

  「沒試過便放棄,不是蒼的行事風格。」道子直直盯視魔神:「魔皇想必樂意接下這道戰帖?」

 

  『拒接戰帖,亦非吾之行事風格。』魔神揚眉。

 

  「那麼,就來賭這一局吧!」拂塵一揮,道子正式下達戰書。「蒼必定竭盡全力,將魔皇逐出心頭!」

 

  『人間道者有何能耐,吾拭目以待。』

  感受到對手的鬥氣,魔神欣然張眸,金藍異瞳閃爍熠熠光彩。

 

  人神之間不見血光的心戰攻防,自此展開。

 

§

 

  掐訣念咒,抱元守一。

 

  一開始的攻防,道子回歸玄宗心法,屏除心中煩惱雜念,試圖讓自己心念全無,冀望魔神隨之消失。

 

  道子心境越清明澄澈,魔神非但未見衰弱,反而益發神氣凜然。

 

  直至此時,道子算是親眼見證了僧者與書生兩方的推想──看來魔神的確以自己的心為憑依,共枯共榮。

 

  『在你心中,吾之存在,與濁世煩惱雜念同等級麼?』

  魔神一語看破道子用意。拜蒼修持之功,棄天帝竟連皺眉模樣都光可鑒人。

 

  再修下去說不定可以讓暗黑棄天帝變回純白天界武神……蒼自暴自棄地暗忖,隨即制止自己再繼續洩自己的氣。

 

  正統方式行不通,反倒讓魔神對自己的憑依更加膠著。自己現下的狀況,畢竟與當年一步蓮華修行時逼出自身魔性不盡相同。

 

  蒼苦思數日,決定另闢蹊徑,反其道而行。既然修行會讓魔神力量變強,那就違反修行之道──讓心雜亂混濁。

 

  混濁的同時,又不能失去自我,以免魔神趁亂操控自己。

 

  蒼本性淡泊寡欲,加上後天修行有功,凡事不計較不縈懷,當下所能想到擾亂自己心境的事物,便是同修的陸續亡故。

 

  玄宗一門最後僅存的四奇六絃,在對抗異度魔界的過程中,或折翼,或魔化,或受策反同門相殘,最後僅餘自己一人;至交一步蓮華遭襲滅天來吸收;藺無雙為練峨眉血仇,死於狂龍之手。

 

  遭逢同修死亡時,他秉持修行之道,不能如常人一般長時間傷痛;即使心緒當下受到影響,亦須懂得收斂不能沉溺,一生之中,記憶所及,幾乎沒有放肆大哭大笑的時候。

 

  蒼決定放開先前克制住的哀慟逾恆,讓心緒持續消沉,進而雜亂混濁。

 

  誰的死最讓自己的心沉淪難復?

 

  一張張臉孔腦海中不斷浮現閃過,黑髮赤眉的修長臉龐出現次數比誰都多,那張臉屬於明玥劍之主──藺無雙。

 

  想起塵封已久的故人名字,心口微微疼痛。

 

  藺無雙對練峨眉那股堪比冬雷震震夏雨雪的痴心執著,讓個性恬淡的蒼從訝異到欽佩,並且在友人決定挑戰狂龍前,忍住衝動沒有出手阻擋藺無雙的復仇。

 

  為了尊重本人的意志,他什麼話都沒多說──即使他早已看出天時地利並不在藺無雙這邊。

 

  在那之前與之後,他並不是沒有失去過同修或朋友,只是從赤雲染手上接過藺無雙身後遺下的明玥劍那一刻,他竟措手不及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椎心之痛。

 

  捂著胸口,他幡然醒悟藺無雙在自己心中份量有多重。

 

  爾後,他珍而重之地將明玥劍納為自己佩劍,從此,明玥伴白虹。

 

  在那之前與之後,他遇過許多戰友,經手過許多把兵器,甚至簫中劍留給朱武的「涅磐」寶劍都入手過,除了藺無雙的明玥劍,沒有一把能夠長留。

 

  星空下,涼亭中,道子連劍帶鞘抱住明玥,遲了許多年地放肆慟哭,聲動天地。

 

  刻意回憶藺無雙之死,觸動心底某處不知名的開關,完全打開情緒宣洩的出口。

 

  不只是藺無雙,還有翠山行、赤雲染、白雪飄、黃商子、九方墀……還有許許多多已逝去的同修及知交。

 

  他哭明知命數卻無力改變的自己,哭明知戰果卻無法扭轉的結局。

 

  哭到後來,他徹底沉溺不可挽回的過去,完全忘卻身邊的棄天帝。

 

  當蒼無視賭局攻防勝負,道心即將失守崩盤無可自拔的那一刻,魔神輪廓瞬間冒出絲絲霧氣。

 

  『莫再哭了。』

 

  受到道子混濁不堪的心境影響,魔神語調史無前例地低沉。

 

  心音喚回道子意識,蒼止哭同時,這才迷迷糊糊想起自己為何要把自己逼到這種地步,當下勉強睜開瞇瞇彎眼,唇瓣吐出陰啞破碎的低喃: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擺脫你這心頭之魔……」

 

  黑色袖袍拂過道子頰邊,拭去淡紅色的淚痕,緩緩沿著頸線下移,透過衣襟直至心口處,異常冰涼的膚觸令道子微微冷顫。

 

  魔神指尖按捺道子胸臆,似在摸索著什麼物事。蒼恍惚想到,棄天帝正在觸碰心口桃瓣印記。

 

  「……棄天帝?」

 

  道子意欲仰頭,後腦勺卻被魔神牢牢扣住,一時無法看清對方面容。

 

  『身為修道者,不惜令道心失守,你便這麼不甘願與吾共存麼?蒼?』

 

  道子感受到幾分落寞蕭索,伴隨一聲輕不可聞的嘆息。

 

  『那麼,吾便如你所願,收起淚水罷。』

 

  心音入腦,魔神洒然放手,道子一震抬眼,但見黑袍身影在夜空中逐漸透明,終至消失無蹤。

 

 



---

【所謂魔神的驕傲──】

  看上眼的小貓竟然在自己眼前哭不相干的死耗子!士可忍孰不可忍!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